台北市長柯文哲宣告將於8月6日創立「台灣民眾黨」,以柯文哲在台灣政壇的分量以及擁有的眾多支持者,他組建新的政黨,不僅將影響2020年總統與立法委員選舉,也將對台灣的政黨政治生態造成重大衝擊。

可以預見,柯文哲組黨將侵蝕兩大政黨的地基。目前台灣不滿兩大政黨以及長年惡鬥的民眾越來越多,政治中間地帶越來越寬闊,過去由於未出現理念上比較中庸,且政經實力雄厚的政治人物插旗號召,所以只有一些各有所偏的小黨浪跡江湖,但都成不了大器。柯文哲近5年來的政治作風與訴求,確實有別於既存兩大政黨,又歷經兩次市長選舉的成功,已經建立第三勢力的鮮明品牌,也蓄積了可觀的政治潛能。現在他破繭而出,登高一呼,應該可以殺出一條血路,開創第三勢力的發展空間。

不過,柯文哲過去只是一位市長,對於兩岸關係問題可以含糊其詞,現在組建政黨,又有意參選總統,他的兩岸政策就沒有模糊空間了。究竟贊不贊成一個中國的原則?認不認同體現一中原則的九二共識?還是贊同一邊一國?柯文哲不能再迴避,更不能再繼續糊弄民眾,而必須說清楚講明白。一個負責的政治人物,在重大問題上務必主張清晰明確,讓民眾知所決定是否支持;尤其兩岸政策攸關台灣的生存發展,任何有分量的政黨都必須提出有宏觀遠略的務實主張,讓民眾知所區辨,有所抉擇。

柯文哲組黨能否壯大,首要之務是提出一個可大可遠的兩岸政策主張,其次是郭台銘是否共襄盛舉。柯本人有一定的號召力,如果初選落敗的郭台銘加入,則發展潛力可觀。他們兩人出身背景不同,一個生長在來台警察的貧困家庭,一個出自本省籍中產家庭;兩人系出不同政黨,一個曾是墨綠,一個是擁護中華民國的正藍軍;共同的是兩人對中間和年輕選民都有一定的吸引力,且分別對淺藍淺綠有瓜分力。兩人合在一起可以產生化學變化,對藍綠都將造成損害,也讓台灣民眾黨立即在藍綠板塊以外的第三勢力拔得頭籌,站穩龍頭地位,現有的形形色色小黨生存空間變得更小。

郭台銘是否加入以及可能扮演的角色,尚不明朗,但兩人在兩岸問題的基本看法顯有歧異,郭台銘堅持有一中各表的九二共識,柯文哲卻只講到「兩岸一家親」,對於兩岸交流政治基礎的九二共識從來不表贊同,甚至認為不應成為政治上的中心思想。兩岸問題是一個政黨與參選總統者最重大的政治議題,如果彼此在這個基本問題的主張南轅北轍,卻還因為選舉利益而湊和一體,只能說實在太投機了,沒有堅定的信念,沒有信守的原則,只有利害的考量,有利則合,不利則分,全然沒有政治價值的認同可言。何況柯文哲已經搶得機先,郭台銘加入只是壯人聲色,厚人基業,為人抬轎作嫁而已,還不如忠於自己近半世紀的中國國民黨員身分,繼續為國民黨奉獻心力,而不要因一時失意就投靠政治基本理念不同的政黨。

柯文哲這個時候成立政黨,代表他是一個政治精算師,很會抓準時機,也深諳招降納叛之道。他在決定參選總統與否的前夕宣布組黨,正值郭台銘尋求政治出路的關鍵時刻。如果郭台銘參加,無論由誰參選總統,則都有一個政黨機器可依恃,進行組織化的運作,在全台各地建立組織,結合空軍與陸軍,如虎添翼,戰力大增。同時又可提名區域立委及不分區立委,結合政治夥伴,大大提升選舉戰力,未來無論當不當選總統,都已形成一股可觀的政治勢力。而且,政黨是募款的最好平台,選後還可接受選舉補助款。有了黨做後盾將實力倍增。如果郭台銘加入又支持柯文哲選總統,那柯更是獲益良多了。然而,如果創建政黨只是為了爭取選舉勝利,而缺乏引領國家邁向正確發展方向的雄心大志,那就難免耽溺於權力遊戲,而無助於國計民生了。

目前台灣正處於發展的關鍵性時刻,政黨做為凝聚民意、表達民意的政治機構,確有責任規畫國家發展大計。我們現在不缺懂得取悅民意、切割選票的政黨,我們缺的是能夠擺脫短線思維,站在宏大格局上,以長遠眼光構思台灣融入全民族發展計策的優質政黨。柯文哲此時此刻組黨,希望他有勇於承擔時代的使命,拓寬視野,為台灣建構宏大深遠的發展大計。

#柯文哲 #郭台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