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間選民為民主政治基石,能制衡兩大政黨,他們教育程度高,喜歡定居都會區,也是台灣兩黨積極拉攏的選民。但近年來,各國中間選民充滿尷尬和難題。

候選人的面貌不清,是不是真的如此「中間」,選前選後不同嘴臉,中間選民明明想選出清廉自持的總統,但不久發現他也是同流合汙,中間選民常投政治素人,但是素人上台,也是權力金錢一把抓。例如法國總統馬克宏,選前自組政黨,憑著討人喜歡的面孔、銳利言辭,加上大他24歲的太太背後指點,贏得總統,但上台後示威不斷,搞不定國會,新政無法展開,黃背心抗議甚至威脅巴黎的命脈觀光業。

台灣到底有多少中間選民?「台灣指標民調」調查結果發現,雖然執政的民進黨認同者約占20.4%,仍高於國民黨認同者的15.7%,值得注意的是,調查中有高達45.4%的民眾自認為中間選民,尤其是30到39歲的受訪者,自認是選人不選黨的「中立選民」多達50.2%。但是在選舉期間,因為兩大黨都積極爭取中間選民,其中包括泛藍、泛綠、及游移分子。投票時還是藍綠歸隊,真正中間選民大約占10%左右,與其他各國相同。

在政治清明、新聞精確的時代,中間選民的確對社會、對自己都有貢獻,但是世界近兩年出現的新政治形態,假新聞充斥,社交媒體挑撥,內容比勁爆,讓人為中間選民擔憂。

中間選民必須花很多時間來分辨候選人的理念、行為、對國家功過,以發揮獨立選民的判斷力,但他們可能也是最容易受騙的一群。台大新聞研究所教授王泰俐在去年九合一大選結束後,隨即以選舉期間6則聲量最高的假新聞進行調查,例如關西機場、蔡英文坐裝甲車勘災等事件。她發現自認中間選民者,受到假輿論的影響非常大;若以人口結構來說,對假新聞判斷力最高是50到59歲,而判斷力最低者,卻是20到29歲年輕族群。有近55%的年輕族群「不知道」、「非常不能」、「不太能」辨別假新聞,這可能是年輕族群接觸新聞的管道多為社群媒體,而人對最先看到的消息,印象最深刻也最為信任,以致忽略或不願意在認知上接受澄清資訊。此種結果最終導致對政治冷感,中間選民乾脆放棄投票。

美國有很多中間選民,在總統大選中,有時選共和黨,有時選民主黨,選民的關切點常常不同,就以左右來說,美國有句話:「40歲以前,你是右派,你沒有心;40歲以後,你還是左派,你沒有腦」,因此搖擺左右之間是常事。川普當選就是因為自從雷根以後,不管民主黨和共和黨都大幅左傾,尤其在移民和福利政策上,選民總希望鐘擺向右一點,2016年選民倒向川普就不只是外界所言的男性白人低階層,其實很多是中產階級,受過大專教育的男女性。

台灣選民在這次大選抉擇其實很清楚,這場選舉的關鍵點,一是中華民國存亡,二是兩岸和平或戰爭,三是處理經濟問題的能力。中間選民現在就能看到哪個黨派能處理得好,就投這個政黨,包括新成立的台灣民眾黨。不必跟著候選人動作起舞,追逐假新聞,早日打定主意,餘下的時間可以休閒、進修、與家人及朋友相聚,有益身心的活動。

#假新聞 #總統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