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化中共黨和國家機構改革,在7月5日方案成果公布時,中共習近平總書記特別肯定「小組治國」效能,這種「議事協調機構」架起了中共決策與國家機器層面之間的橋梁,可以極為高效地將執政黨的決策「轉化」為國家意志,甚至「落地」;確立黨中央的領導決策角色,以及確定國務院實施執行角色。

事實上,「小組治國」早在2018年3月中共中央印發《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方案》之前,歷任最高領導人已行之有年,至習近平達到頂點,這次改革,將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領導小組、中央財經領導小組、中央外事工作領導小組分別改為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委員會、中央財經委員會、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

再者,中共黨組織架構中的議事協調機構,擁有不同分工職能的中共黨內機構也被實質賦予了「統一歸口管理,統籌本領域重大工作」的天然職能。一年多之前公布的方案內容即宣稱「黨的有關機構可以同職能相近、聯繫緊密的其他部門統籌設置,實行合併設立或合署辦公」、「推進職責相近的黨政機關合併設立或合署辦公」、「市縣要加大黨政機關合併設立或合署辦公力度」。

以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為例,除了中央外事工作領導小組,還納入「中央維護海洋權益工作領導小組」,落實了「加強黨中央對涉及黨和國家事業全局的重大工作的集中統一領導,強化決策和統籌協調職責,負責相關領域重大工作的頂層設計、總體布局、統籌協調、整體推進、督促落實。」等於是把「小組治國」上位到「委員會治國」。

在很多觀察人士看來,這是一次對既往黨政分開「傳統」的「反正」或者說否定。中共黨和國家機構之間的關係從本質上正在產生變化,黨、政之間的人為「界限」被打破,而隨之則是黨的領導權力的強化。

#黨中央 #委員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