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中央政治局7月5日召開「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總結會議」,意味著總書記習近平2013年成立「中央深改組」迄今,已經完成了一次黨和國家機構「系統性、整體性重構」。

西方出現工業革命後,發展速度領先世界其他區域,因此形成「西方中心論」,日本的明治維新也被歸類到西方文明。中央黨校前副校長李君如表示,人類社會進步的過程當中,不僅只有「西方中心論」,事實上,發展中國家逐漸崛起,中國正在復興。

回顧上世紀最後20年,原本世界經濟由G7七大工業國(美國、英國、法國、德國、日本、加拿大、義大利)主宰,後來加入俄羅斯後形成G8,再之後又回到G7。但是自2008年陸續發生美國次貸危機和歐洲主權債務危機而釀成全球金融危機之後,出現了G20。李君如表示,「這意味著原本的七大工業國不可能再像過去一樣主宰世界,西方中心論自然也就不攻自破。」

「西方中心論」是歷史造成的,但如今是G20的時代,代表一批發展中國家例如中國、印度、巴西等進入全球治理,由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一起來治理這個世界。李君如說,比例從最初的6比4,到去年成為各占一半,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開始平起平坐,他預言,「用不到再20年,發展中國家的經濟總量會超越發達國家。」

上世紀80年代末,美籍日裔學者弗朗西斯.福山提出了「歷史終結論」,把冷戰結束看作「歷史終結」。然而,中國在經濟、軍事、科技等領域飛速發展,中國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世界發展研究所研究員丁一凡認為,源於西方中心主義的「歷史終結論」存在嚴重誤判。

福山宣布人類歷史「終結」,在進入21世紀以後,當西方經濟陷入停滯之際,卻惟有中國一枝獨秀。丁一凡指出,「正是經過長期反覆的實踐探索,中國已經逐漸形成適應時代趨勢、符合時代要求的國家治理體系。」

丁一凡表示,中國摸索出一套自己的管理方式,既學習別人的長處,又挖掘自己的歷史經驗。這種綜合體系又與現代生活、經濟發展聯繫在一起,從而組建了一套非常獨特的、有自己特色的國家治理方式。「中國的經驗就是一定要按自己的實踐去摸索,去尋找自己的發展道路,千萬不能信別人給你開的各種各樣的藥方。」

#經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