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日,有的攤販去酒肆推銷「果實、蘿蔔之類」和各色乾果,不管顧客買與不買,「散與坐客,然後得錢」。現在的夜市,只要往那裡一坐,立刻就有商販過來推薦食物。由此看來,宋人更會做生意,先把東西送來,先嘗後買,不買也不傷和氣。

所以說孫羊正店是一家高級酒樓,酒樓餐具雅潔、菜蔬點心種類眾多,但是價格昂貴,相當於現在的五星級酒店消費一樣。一次孟元老和幾位酒肉朋友進正店對飲,人雖然不多,店家照樣則用一等琉璃淺棱碗,一頓下來,不管吃與不吃,就要花銀錢近百兩。正店之外,還有許多小酒店,賣些煎魚、鴨子之類家常下酒菜「每份不過十五錢」,十分便宜。

動物造型供品不捨吃

《清明上河圖》中的「十千腳店」的酒是從正店批發來的,「十千腳店」大門兩旁的外簷柱上釘掛有兩個長方形的突出牌子,左方書「天之」,右方寫「美祿」。其實賣的就是名叫「天之美祿」的酒,這是店主在向顧客傳達本店的酒味美醇厚。

我的家鄉過去清明節祭奠先人或過週年奠供的時候,重要的親戚會擺放麵做的小鵝或飛燕,再用柏枝裝飾一下,十分搶手。我說的搶手是每每奠供之後,看客常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搶走這些動物造型的供品。大家十分喜歡這些可愛的「小動物」,孩子們到手後常常捨不得吃,把玩數日。後來在《清明上河圖》中我找到了這種食品的淵源,在虹橋的食品攤上以及孫羊店附近的食品攤子上都有類似的食品,一種三角形的食品。查閱《東京夢華錄》,在卷七發現了這樣的記載:寒食前一日謂之「炊熟」,用麵造棗(食固)飛燕,柳條串之,插於門楣,謂之「子推燕」。「棗(食固)飛燕」,這是宋代清明節的時候盛行的節令食品。清明節前,北宋的街市上所賣的稠餳、麥糕、乳酪、乳餅等現成的食品之外,這種自製的燕子形的麵食,稱為「棗(食固)飛燕」,據說是從前用來祭拜介子推的祭品。《事物紀原》裡介紹說,製作這種食品的時候先把麵團做成蒸餅的樣子,再用麵片把棗包好,類似於現在的棗糕食品,只不過沒有經過油炸,形狀不同而已。

在《清明上河圖》中繪有上書「新酒」或「小酒」的酒旗。《清明上河圖》中臨河一酒家的酒旗上有「新酒」字樣。北宋時,酒肆放下酒旗意味著酒已賣完,不再營業。《東京夢華錄》卷八〈中秋〉載:「中秋節前,諸店皆賣新酒……市人爭飲,至午未間,家家無酒,拽下望子。」

在《清明上河圖》中,十字路口有茶鋪。圖中茶坊酒肆生意興隆,一家緊鄰一家,有的桌上還擺放著茶碗,人們一邊喝茶,一邊親切地交談,而茶館邊的馬路上也是人來人往,一片繁忙的景象。飲茶的大眾化,始於中唐,到了宋代,飲茶之習開始全國盛行。《宋史》記載:「茶為人用,與鹽鐵均。」茶稅收入,逐年增加,到了徽宗政和年間,已經超過唐代中期茶稅的三十倍了。宋人好茶,茶坊酒肆,遍布城鄉。而其間侍應者,皆有「茶博士」或「酒博士」之稱。悠閒安逸和繁華的城市生活盡收眼底。無論民國還是當代開封,悠閒品茗依舊是古城的風尚。慢生活,不但影響了飲食的品質,還養成了帝都的休閒文化。

在《清明上河圖》中還有一種食品叫「果子」。《東京夢華錄》中卷二有「飲食果子」一節。北宋東京的市民對果子需求的增多促成了果子販隊伍的發展。在東京熱鬧的夜市中,往往到午夜還能夠聽到果販的叫賣聲。主要賣的果子有:水晶皂、生醃水木瓜、藥木瓜、甘草冰雪涼水、荔枝膏、廣芥瓜、杏片、梅子薑、芥辣瓜旋、細料餶飿、香糖果子、間道糖荔枝、越梅、離刀紫蘇膏、金絲黨梅、香棖元等。在四月八日浴佛節這天,「唯州南清風樓最宜夏飲,初嘗青杏,乍薦櫻桃,時得佳賓,觥酬交作。是月茄瓠初出上市,東華門爭先供進,一對可直三、五十千者。時果則御桃、李子、金杏、林檎之類。」平日,有的攤販去酒肆推銷「果實、蘿蔔之類」和各色乾果,不管顧客買與不買,「散與坐客,然後得錢」。現在的夜市,只要往那裡一坐,立刻就有商販過來推薦食物。由此看來,宋人更會做生意,先把東西送來,先嘗後買,不買也不傷和氣。

「果子」除了水果之外還有糕點的意思。至今豫東地區春節走親戚都要掂幾斤「果子」這是一種點心,將麵角或麵塊油炸之後,掛上糖稀、沾上白糖所製成。有的地方把糖果叫做糖果子,我們常吃的煎餅果子,其實就是煎餅裡面裹著「麻葉」。宋之前沒有果子這個詞,果子是生果、乾果、涼果、蜜餞、餅食的總稱。

當街列床凳堆垛冰雪

果子誘人,飲子更是招人喜歡。飲子與一般的湯藥是不同的,它並不一定在藥店或醫家出賣,而有專門的做飲子生意的人或店鋪。《清明上河圖》中就畫有幾處賣飲子的攤點。據學者周寶珠研究,賣飲子的攤點一處在圖中虹橋的下端臨街的房前,有兩把大遮陽傘,其中一個傘沿下掛著一個小長方形牌子,牌上寫著「飲子」兩個字。傘下坐著一個賣飲子的生意人,身邊放著可以手提的盒子,可能是盛飲子用的,他的手裡拿著一個圓杯形的器皿,正在將這個杯子遞給顧客;而那個買飲子的人則身上穿著短袖衣服,一手扶著挑擔,一手伸過去,接那杯遞過來盛飲子的杯子。

另一處在城內掛著「久住王員外家」的豎牌旁邊,有兩把遮陽傘,一傘下掛著「飲子」招牌,一傘沿下掛「香飲子」招牌。那個賣「香飲子」的人坐在傘下,他的旁邊擺著盛飲子的容器,一個買了飲子的顧客,正拿了碗在那兒喝飲子。從這兩處畫面看來,至少在北宋東京城,賣飲子是一項很重要的生意,飲子是市民生活中很受歡迎的一種藥物性質的飲料。在宋代,茶水店以各種「飲子」為夏日解暑飲料出售很是普遍。夏天,有錢的人家還義務在街頭路邊提供「散暑藥冰水」。

除此之外,北宋東京還有各色飲品的經營,如:「豆兒水」、「鹿梨漿」、「紫蘇飲」等。最值一提的就是所售的涼品,夏日六伏天時「當街列床凳堆垛冰雪,惟舊宋門外兩家最盛」,所賣的食品全是涼食,如「冰雪冷元子、生淹水木瓜、甘草冰雪涼水、荔枝膏」等,口味甘甜,清涼解暑。這些飲品極大地擴展了飲食的範圍,更豐富了人們的日常生活。(待續)

#木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