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讓走私案熄火,國安局調查報告提出2大結論,一是由副局長進駐督導侍衛室;二是不知情的主管也得記過。問題是這兩項動作,就是坐實了過去督導之責確實是在總統府,否則何來「轉交」國安局的問題?更甚者,假若不知情者也得受懲,那麼,綜理總統府事務,並指揮、監督所屬職員的總統府祕書長,豈能免責?

換言之,這份檢討報告看似鐵腕除弊,實則不過是揮空拳替執政者擋子彈,一將功成萬骨枯,讓私菸案註定成為壓垮蔡政府的「最後一根菸草」。

在總統府要求下,國安局交出私菸調查報告,只是內容盡是務虛與卸責。

首先,國安局說,為避免類似案件再發生,將由局本部介入總統府與官邸的督導。問題是,蔡英文本屆任期已不再有出訪計畫,特勤就已無法再利用專機走私香菸,請問國安局進駐後到底是要督導什麼?這項作法,說穿了就是毫無意義的假動作。

更甚者,蔡政府為展現斷絕不法決心,揚言對不知情的主管記過,看似大快人心,問題是,不教而殺謂之虐,這麼做真能讓內部服氣嗎?

反過來說,就當國安局為求殺雞儆猴,認定無知有罪、懲處有理,那麼府還能以不知情為由拒對內部究責嗎?

當然,國安局在官場上很難做出「下對上」的懲處;問題是,昨天邱國正不也說「不能有不安全的人員,放在極需要安全保護的人之下做事」嗎?這句話若為真,那難道不該本於國安局長職責向總統提出建議嗎?否則,此次懲處不就是在玩兩套標準?

面對大是大非的走私案,如果連誰該負責,都無法本於依法行政、行政中立原則,老實地向總統、國人說清楚,甚至讓自己淪為政治攻防的工具,那麼,這不僅難以服眾,這樣的領導統御之術,也將嚴重消磨國人對政府僅存不多的信任了。

#私菸 #國安局 #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