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東少女命案主嫌林春雄凶殘姦殺少女,最高法院撤銷死刑的理由之一,卻是要求再調查他是否願意賠償和解、有無悔意,還指林男有房地可賠,這樣的判決理由,讓民眾再次產生「有錢賠償可決定判生或判死」和只殺1個不致被處死的錯誤觀念。司法如何接地氣,可別玩太多的文字遊戲。

本案最高法院主審法官吳信銘及審判長洪昌宏,3年前審理李宏基殺妻及幼女的案件,他們審結後認定李男求其生而不可得、「死者與我皆無憾焉」,將李男判處死刑,這是蔡英文總統上任後的首件死刑確定判決,之後李男也遭槍決。

吳信銘法官等人在當年的死刑定讞判決書,成為各法院的重要參考依據,其中包括「有無教化可能,雖屬法院量刑時當予審酌之事項,但此並非唯一,若所犯情節嚴重,自難因此解免死刑應報」,以符合罪刑相當原則。

高院更二審法官審理竹東少女命案,也引用這件死刑定讞判決理由,認為林春雄非處以死刑無法「實現分配正義」及符合社會上普遍認可的法價值體系,及其表彰的社會正義,因此依法判處他死刑。

但如果未來更審依照最高法院撤銷發回意旨,讓有無賠償死者家屬及悔悟與否,做為決定其生死的依據,恐與先前終審判決見解不一,惹來判決結果「月亮初一十五不一樣」的非議,法官在量刑審酌時,也應考慮判決一致性及人民的法感情,該判死刑就當判死。

#賠償 #法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