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未真正離開,卻已經充滿眷戀與懷念。」雲門舞集創辦人暨藝術總監林懷民說。過去46年,雲門從台灣躍上國際,成為世上唯一經營劇場的舞團,完成許多遠超過林懷民年輕時的夢想;但時候到了就該放手,年底他將退休,他與雲門將挑戰「世上所有現代舞團的宿命」,讓雲門永續傳承,而且一定要「破」,開創一個新時代!

七月底,林懷民最後一次引領舞團在台北兩廳院藝文廣場戶外公演,聚集了4萬人來看演出,也向即將退休的林懷民和資深舞者告別,登上外媒《紐約時報》全版。距離雲門首次赴美演出,紐時全版介紹,已橫跨40年。

林懷民表示,雲門舞集每年總有100天左右在海外跑碼頭,旅途上,鄉愁對他來說是滷肉飯,以及七月廣場的人群和掌聲,大家有戲看、雲門有舞跳,進而舞上國際舞台呈現台灣,這些事情不是在每一個時代、每一個國家可以發生。73歲的他能夠這樣做到頭髮白掉,很幸福、感恩。

但到了一個時候,該放手就放手,前年底林懷民宣布退休規劃,明年交棒給下任藝術總監鄭宗龍,林懷民強調,這將是雲門一個新時代的開始,在作品和作風上一定要有突破,也讓他看到世上最無價的「青春」。

十月,林懷民策劃的最後一套節目「雲門舞集X陶身體劇場」,就是一晚演出、兩支國際舞團、三位編舞家的全新創作,包括林懷民創作的「秋水」,是他與五名資深舞者合作的最後作品,還有鄭宗龍、陶冶兩位中生代編舞家的激盪創作。以往雲門主要演出林懷民舞作,如今這將是林懷民首度打破慣性,藉由告別舞作,展開新局。

林懷民說,世界很多現代舞團,當創辦人、領導人走了,這個團就散了。但雲門不一樣,他自認是舞團的看護者,努力把體制弄好,讓雲門可以繼續打拚,更多年輕人、台灣團隊共好。

早從1991年雲門復出那刻起,林懷民就朝著目標走,邀請社會賢達與重量級企業家組成董事會,包括施振榮、蔡宏圖、林百里等科技金融大老,提供營運意見,並在2015年成立淡水雲門劇場凝聚向心力。

因應林懷民退休,雲門2也將暫停,兩團合併的雲門舞集共25位舞者,今年8月起以新的組合開始工作,可望長出新的肌肉舞出新的風格。

林懷民說,這也是現實考量,近年大團在國際上較難推動,也許是經濟景氣與預算的問題,反倒是年輕、小團,可以演出的地方更多,雲門年輕一代力量飽滿,讓他放心交棒。

在台灣,現代舞等同雲門舞集,雲門在台灣文化生活具獨特地位,更催生一個橫跨三代的文化受眾。林懷民常說,他是戶外觀眾鍛鍊出來的編舞家,為了擔心有人隨意走動,跑去買香腸,他一直努力編出讓人目不轉睛的舞。過去24年數十場戶外演出,近200萬人次觀眾在演出時井然有序,散場後不留一張紙屑,也是了不起的演出,被外媒譽為「地表最大型的舞蹈活動」。

林懷民強調,每支舞都有它自己的生命,雲門也是一個進化過程,因為作品讓雲門被看見,舞作雖然是他的意念、構想,卻是舞者以汗水、心志和青春,賦予舞作血肉、靈魂。從之前八里排練場到後來的雲門劇場興建,全由民間自發捐款,都出乎意料,也看到社會對雲門的支持與期許。

未來退休後,林懷民說,他頭一件想做的事就是學英文,彌補年輕時發音不夠正確的遺憾,還有就是回去洗衣服,總之,就是把握當下、把小事做好。他認為,人可以有偉大的夢想、計畫,到最後需落實到很簡單的事,做大事是年輕時講給自己聽的,現在的他努力生活。

#退休 #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