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欣恬/專訪

對身體條件要求嚴苛的古典芭蕾舞,有許多舞者因受傷而退出,也有人繼續與傷共處,可說是殘酷舞台。闖蕩國際舞壇15年、現任職於韓國環球芭蕾舞團獨舞者的梁世懷表示,「雖然與傷痛共處很辛苦,但從正面來看,這可能是一名舞者的舞蹈生命得以延長的關鍵,因為你會更加了解自己的狀態。」

接受當下 才能繼續向前

梁世懷是台北人,出生於1986年,在就讀北藝大舞蹈系七年一貫制二年級時出國讀書,畢業於美國基洛夫芭蕾舞學校,過去曾任職美國哥倫比亞芭蕾舞團、紐西蘭皇家芭蕾舞團,現因工作和成家的關係,則長期居住在韓國首爾。

梁世懷表示,他大約在3年前發生脛骨骨裂,為了養傷吃了不少苦頭,「骨裂這種慢性傷痛,是我舞蹈生涯遇到最棘手的傷,可說非常殘忍,因為它並不是讓你無法跳舞,而是讓你可以繼續跳舞,卻無法發揮百分百的能力,在芭蕾舞團的競爭環境中,讓你要休息也不是,不休息也不是,非常掙扎。」

梁世懷表示,他後來因過度疼痛,不得不休息一段時間,專心養傷,卻也從中獲得啟發,「作為古典芭蕾舞者,每個人都在追求能到達顛峰,我也以這樣的標準要求自己,但我學到重要的事,就是不管好壞,只管接受自己當下的狀態,接受了,才能繼續往前走,繼續成長。」

首度嘗試 編出追夢過程

現在傷勢狀態恢復得差不多,梁世懷首度嘗試編舞,他把追藝尋夢的過程,化為舞作《Define》,他表示:「我透過這部作品,尋找身體語言的定義,我除了可以是芭蕾舞者,還可以是什麼?我試圖畫出一個輪廓,不要讓人定義自己,也不要被人限制自己。」

梁世懷說,古典芭蕾舞者因為訓練和舞作要求的緣故,經常被定義成某種古典、嚴謹的模樣,「但即使是跳經典舞碼的芭蕾舞者,在每個角色裡,還是可以尋求自己切入的角度和可塑性,例如《天鵝湖》的故事角色不變,但不同的舞者跳,還是有不同的塑造空間。」

歷經養傷的日子,梁世懷說,每位舞者都會有需要退休的時候,「我期待自己在熱愛的芭蕾舞領域裡,可以發揮得淋漓盡致,未來不帶著遺憾離開。」演出將於8月23日至25日,在台北國家兩廳院實驗劇場登場。

#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