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新文化運動紀念館展出的蔣渭水(後排左一)相館文獻資料。(本報系資料照片)
台灣新文化運動紀念館展出的蔣渭水(後排左一)相館文獻資料。(本報系資料照片)
戒嚴至今歷史課本中的蔣渭水
戒嚴至今歷史課本中的蔣渭水

旺報觀點108年高一台灣史,南一版、龍騰版等版本直接把台灣國際地位導向「主權未定論」,罔顧學界主流意見早已透過4份文件而確認「台灣主權歸屬中華民國」。我們認為,歷史教育本質就是「國史教育」,而不僅僅是「歷史研究」,因此政府更不能以「學術自由」為由,讓兩種對立觀點「多元並陳」。

「台灣主權歸屬中華民國」的看法早已確立,上述教科書卻從《開羅宣言》、《波茨坦宣言》的有效性,或由英、美等國在二戰後宣稱「台灣地位未定」,來為自己的論述護航。事實上英美等國的說法,是當時的歷史時空,各國面對中國分裂,基於自身戰略利益的產物,怎能作為爾後台灣國際地位的法理論證?

歷史認同怎推給學生

出版社把「台灣主權未定論」設為標題,而《開羅宣言》、《波茨坦宣言》僅放在註解,且認為其不具效力,其實已經明示其立場,也打臉之前國教院的說法「只要『已定』和『未定』都有提就可以」,因為兩者分量根本不成比例。

更荒謬的是,被問到幾個重要文件為何書寫分量相當少,出版社表示這是要「讓學生自己去查條約,然後形成自己的歷史認同」──這是出版社把責任推給學生,背後是課綱撰寫者把責任推給出版社,政府又把責任推給課綱撰寫者。

歷史教育是政府立場

我們要提醒,歷史課本就是歷史教育,也就是「國史教育」,它代表了政府的立場,而不是可以隨意捏弄、形塑的黏土;由中華民國政府審查通過的歷史課本,若居然認為台灣不屬於中華民國,那「這個政府」又是如何自處?

事實上,「台灣主權未定論」只是新版歷史課本的諸多問題之一,說穿了,蔡政府想獨而不敢獨,卻任由歷史課本「帶風向」,淪為政治宣傳工具,變成「類建國白皮書」。這不是一個有擔當政府該做的事。

課本成建國白皮書? 龍騰版歷史:台灣主權未定
#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