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外相河野太郎與南韓外長康京和,藉出席泰國曼谷東協區域論壇(ARF)部長會議之便,舉行場邊會談,是「二戰徵用工賠償爭端」以來,兩國外長首度對話。會前南韓媒體寄予厚望,南韓《東亞日報》指出,美國在日、韓背後展開「幕後外交」奏效,促成河野及康京和在曼谷的聚首,但南韓錯估了情勢。

南韓希望美國的介入能軟化日相安倍晉三,此符合美國的戰略利益。日、韓交惡不僅對美國經濟會造成負面影響,甚至可能破壞美、韓、日三邊安全合作架構。美國駐韓大使哈里斯直言,在亞洲,沒有日、韓的共同積極參與,就不能解決任何經濟與安保問題。然而,美國總統川普不若前任歐巴馬認真,並未積極調停日、韓之間的爭端,兩國對立漸趨升高,雙邊關係陷入1965年建交以來的谷底。

安倍首相祭出「川普風格」的貿易施壓,南韓總統文在寅雖召集朝、野領袖共商國是,以「全韓國」的姿態強勢以對,但在日、韓外交角力中,南韓略居下風乃為不爭事實。東京大學名譽教授和田春樹對媒體表示,日本政府加強出口管制的措施可能會對南韓半導體產業造成致命打擊。因此,文在寅需要川普的適時相挺,軟化安倍對韓外交強硬姿態。

其實,日、韓爭端根源在於歷史糾葛,美國恐怕選邊不易,只能勸阻雙方莫使局勢惡化,先行達成「封存爭端協定」(standstill agreement),以目前的狀態「凍結」,即南韓不將事涉「徵用工」的「三菱重工」及「新日鐵住金」遭扣押的在韓資產法拍變現,而日本亦暫不將南韓移出「白名單」,為雙方創造對話空間,尋求爭端解決方案,避免日、韓的外交戰火蔓延至安保合作。

誠然,戰後日本在外交上一路追隨美國,這次卻不買川普的帳,仍依既定步調,未待美、日、韓外長會議的召開,逕自在8月2日內閣會議中決議將南韓從「白名單」除名,預計於8月28日擴大對韓出口管制,將工作機械、碳纖維等納入審查。足見安倍對韓強硬心意已決,不願受美國介入的影響。畢竟歐巴馬總統居間撮合的《日韓慰安婦協定》,對南韓毫無「最終、不可逆」之拘束力,日本對再與南韓協議興趣缺缺。

川普在「美國第一」的「交易外交」原則下,低估日、韓拮抗對美國東亞同盟體系的負面影響,卻採取「不干涉主義」,放任日、韓外交戰火延燒,終致雙方騎虎難下,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ARF的斡旋無功而返,難以找到日韓關係改善的突破口。或許川普對調停日、韓態度消極,是希望坐等日、韓特別是南韓拿出符合對價關係的「利益」,再行積極介入,但蓬佩奧插手受挫,仍凸顯美國國力衰退,左右日、韓外交的能力今不如昔,支配東亞國際政治力已不從心。

在未來的美、日外交中,日本將逐漸展現討價還價的意願與能力,其間,穩定的中日關係當使日本對美外交更具底氣。在曼谷,河野外相與大陸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舉行會談,確認為實現來年開春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首度以國賓身分訪日而合作。河野認為,習近平訪日對於進一步推進已重回正常軌道的中日關係具有重要意義。在對美外交上,穩定友好的中日關係為無可或缺的槓桿,安倍內閣須力保中日關係升溫,此亦使日本在應對朝鮮半島問題上更具迴旋空間,不致被動受制於美國。

對日本而言,大陸與南韓皆為遷不走的鄰居,不應將之視為敵人。百年來,中、日、韓在地緣政治及近代歷史恩怨中翻滾,此亦使美國在向太平洋伸張勢力時,得以伺機分斷東亞,極大化美國的利益。

在全球化的政經秩序重構中,川普的「自國優先主義」難掩美國支配東亞的權力失落,但其結局應非大陸取代美國,稱霸亞洲。百年前,孫中山在神戶提出的「大亞洲主義」仍為東亞國際政治避免步入「修昔底德」及「金德伯格」兩道陷阱的解方,習近平在「亞洲文明對話大會」所倡議之「共建亞洲命運共同體」當以此為念。

#川普 #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