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以來,全球資金棄股轉債的趨勢日益明顯,全球債券基金在1~7月瘋狂吸金3,750億美元,可望打破2017年締造的全年流入紀錄。

投資人擔憂中美貿易戰惡化將波及全球經濟成長,而將資金停泊在政府公債等避風港,已造成全球主要國家公債殖利率連番破底,德國公債甚至一度出現史上首見全部淪為負殖利率的情況。

據基金追蹤機構EPFR Global統計,截至7月底的最近一周,全球債券基金淨流入105億美元,股票基金則淨流出167億美元。

被視為歐洲公債當中最安全的德國公債,在2日一度出現30年期公債殖利率跌至-0.002%,致使各年期德國公債全面陷入負殖利率。

這意味著,投資人若此時買進公債並持有至到期,將承受虧損。即便如此,資金仍不斷進駐,足證投資人對於未來10~30年經濟成長力度感到極為悲觀。

在美國,10年期公債殖利率跌至1.866%,為2016年來最低;30年期公債殖利率則跌到2.405%。

這種資金動向亦反映投資人預期全球央行將展開新一輪降息,包括歐洲央行可能在9月重新祭出量化寬鬆,希望提振低迷的通貨膨脹。

造成德國公債價格飆漲,殖利率反向重挫的另一個原因是供給稀少。歐洲央行若是展開新一輪購債計畫,將使需求大增。相較於美國20年以後才會到期的可交易公債餘額達1.8兆美元,德國20年以後才會到期的可交易公債餘額僅1,250億歐元(約1,380億美元)。

丹麥與瑞士公債也已經全面落入負殖利率,儘管其債市規模不如德國。

富達國際投資總監伊恩奈利(Andrea Iannelli),對於投資人願意貼錢讓德國政府發30年期公債嘖嘖稱奇。她表示,全球成長每況愈下,聯準會勢必今年還需要再降息,這就是債市發出的訊息。

#殖利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