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踢爆蔡英文總統侍衛涉嫌走私「萬條洋菸」的記者會,不但引發了時代力量與民進黨之間的衝突,也讓時代力量的內部緊張關係檯面化。

時代力量崛起,創黨主席黃國昌扮演關鍵角色。然而,黃國昌個人的風格,以及他與黨內其他立法委員的互動關係,經常成為新聞媒體的焦點。

6月中旬,有消息傳出黃國昌有意退出時代力量,要以「白色力量」為名另起爐灶。

這不免讓人聯想黃國昌想投向台北市長柯文哲,期待更有力量的第三勢力。但黃國昌當時表示他只是被邀請,又說「柯文哲不會組黨」。

沒想到情勢瞬息萬變,隨著黃國昌開記者會揭發蔡英文私菸案,以及時代力量處理黨內原住民立委高潞‧以用助理利益衝突的風波,同黨立委林昶佐大動作宣布退黨,頓時引發時代力量的危機。

黃國昌、林昶佐以及洪慈庸這3位時代力量的區域立委,如果想要確保連任,勢必要靠著民進黨的適度禮讓。正因為如此,時代力量的小綠與民進黨的大綠之間,到底要怎麼互動及合作,牽涉了路線之爭。

黃國昌顯然不甘只當民進黨的附庸,相較之下,黨內同志對他的作為也未必同意。

高調退黨的林昶佐已經旗幟鮮明力挺蔡英文,而洪慈庸雖然沒有跟進退黨,但是第一時間也宣布明確支持蔡英文連任,她的丈夫又是民進黨重量級成員林佳龍的幕僚。

如此一來,時代力量的存在意義大打折扣,想跨過5%的政黨門檻,已不可能。

最大的情勢變化還在於,黃國昌說柯文哲不會組黨,事實證明這與事實完全不符。柯文哲即將在8月6日成立「台灣民眾黨」,成為藍、綠兩大政黨以外的最強第三勢力,這又進一步衝擊時代力量的存在基礎。

影響所及,包括黃國昌等人要再另組政黨的空間,也已完全消失了。

時代力量,何去何從?勉強維持,當然可以,但內部分裂已難以化解,隨著黨內重量級立委的相繼淡出,2020年選舉能不能超過3.5%的政黨補助門檻,都是問題。

目前看來,除了黃國昌不願意完全靠向民進黨之外,黨內其他要角大多數都願意跟大綠站在一起。

既然如此,或許時代力量應該考慮由黨主席帶頭集體加入民進黨,可以幫民進黨與蔡英文注入強心針,更確保綠營多1到2席的不分區立委。但時代力量領導人願意嗎?

這就端看政治智慧了。

(作者為國立台灣藝術大學廣播電視學系教授、愛傳媒榮譽社長、中華傳播管理學會理事)

#柯文哲 #民進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