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杜拜舉行的《絕地求生》手遊全球挑戰賽活動現場。(新華社資料照片)
在杜拜舉行的《絕地求生》手遊全球挑戰賽活動現場。(新華社資料照片)
(設計畫面/CFP)
(設計畫面/CFP)

近年來大陸遊戲廠商開始將目標轉向海外,如果以收入來看,在海外市場中,大陸行動遊戲與美國、日本和南韓在遊戲收入上可說是四分天下。目前大陸以外的遊戲玩家總共有19億,接近20億人口。重點是這是一個非常龐大的市場,讓大陸的遊戲可以外銷到這個市場進行撈金。

《第一財經日報》報導,2018年出海成為大陸眾多遊戲公司的「標配」。全球行動遊戲市場在消費量級上保持強勁成長趨勢,儘管下載量的成長趨於平緩,用戶使用時長顯著提高。

奪下新興市場高市占

App Annie大中華區負責人戴彬表示,大陸遊戲轉戰海外已成為普遍現象,2017年上半年,大陸廠商在海外的營收占了整個市場的10%,這個數字在2年以後的2019年上半年達到16%。他指出:「我們覺得大陸廠商在出海這一塊的成績還是很不錯的,還是很棒的。」

以用戶支出來看,2019年上半年各市場前250名行動遊戲的發行商中在印度市場裡,大陸發行商大幅領先,幾乎可以與日本發行商一較高下,在印尼則抱有絕對的領先優勢。在成熟市場的移動遊戲用戶支出中,與2018年上半年相比,大陸遊戲發行商在2019年上半年平均所占市場比例不足20%,但用戶支出年平均成長51%。

深諾集團COO徐墨涵坦言:「外界常常定義海外為藍海市場,事實上現在競爭挺激烈的。」從App Annie的數據能夠證明,東南亞地區貢獻了遊戲的最大下載量。在新興市場,大陸行動遊戲發行商的市場占有率處於相對領先的地位,不過,過去2年中,策略遊戲在大陸出海行動遊戲的收入占比下降,動作和冒險類遊戲收入有顯著增加。美國市場是大陸行動遊戲出海的主要收入來源。

策略合作助推出海門檻

「大陸以外的遊戲玩家總共有19億,接近20億人口。這是一個非常龐大的市場,讓大陸的遊戲可以外銷到這個市場,而且他們的轉換也比大陸高許多。Mail.ru遊戲商著重在大陸市場以外的市場。除了歐洲、美洲也包括其他中東地區,市場成長很大的原因就是來自於亞洲製造的遊戲。」MY games市場行銷總監Elena Grigoryan對大陸遊戲廠商的能力表現出了強烈的興趣。

大陸遊戲商不僅進軍海外,甚至也開始買買買,以騰訊、網易為代表的遊戲大廠商以併購方式激進殺入海外市場,無疑助推出海門檻。徐墨涵認為大廠商和中小廠商的打法、需求不同,大廠商主要策略是和一些比較大的公司合作,同時在具體策略執行上也會存在盲區,主跑道外一些他們不想做的事,需第三方支援。對於中小遊戲廠商而言更重要的問題是,團隊基因更適合做什麼遊戲,進入哪個市場。

#大陸 #遊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