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動部基本工資審議委員會14日將開會討論基本工資調漲案,前行政院長、新世代金融基金會董事長陳冲5日表示,國內經常以經濟成長率成長,基本工資就要同步調漲,太簡化問題的民粹觀點來看基本工資調漲;也不應以政客邀宴、企業買單方式,終將影響就業機會。

七大工商團體日前搶先拜會勞長許銘春,以中美貿易戰、景氣差為由,呼籲基本工資「凍漲」;勞團近期也將與許銘春會面,勞資雙方已暗自角力,基本工資審議大戰又將登場。

陳冲指出,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展示主要國家最低工資時,是將各國基本工資除以平均所得(Mean)或中位數所得(Median)的Kaitz Index(最低薪資/平均所得)列表,一則可觀察各國所得分配及貧富差距,並可就存有競爭關係的國家作比較,作為訂定基本工資的重要依據。基本工資超過自動化成本,將加速邊際勞工退場。

談基本工資應有五大基本功夫,一、領取基本工資本勞的確實人數,如此才能知道本國勞工究竟有多少人受惠及企業所受衝擊。在大數據時代,不宜再用1.2%的取樣推估或以明知低報的投保薪資充數;二、基本工資與所得中位數(或平均所得)的跨國比較及台灣Kaitz index公式的合理化,如分子不含變動給付、分母包括變動給付等;三、基本工資提升後的追蹤研究;四、確實了解全國薪資結構,以分析調升後的漣漪效應,進一步研究有無就行業、地區、年齡訂定不同標準的必要;五、其他有關基本工資制度的持續研究,不必再說GDP將成長3%,一半1.5%算員工的。

他指出,基本工資調整的決策者至少要知道領取基本工資的「實際」人數、整體薪資結構、基本工資升降觸發對其他所得者的影響、乃至跨國Kaitz index「相同基礎」的比較。歷來勞委會或勞動部懈於做「紮馬步」的基本功夫,其實半世紀以來,國際皆以Kaitz index做橫向比較,勞動部如展示各國的index,豈不更具說服力。

對此,勞動部勞動條件及就業平等司副司長黃維琛表示,近三年的基本工資都是採「溫和調整」,今年的方向也應是如此,近年基本工資年年調漲,失業率則從2016年的3.92%下滑至2018年的3.71%,到目前為止,並未發生調漲基本工資反倒影響邊際勞工就業的情形。

#基本工資 #勞動部 #工資 #企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