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富造船獵雷艦案,因為陳慶男父子遊走藍綠之間,橫跨扁、馬、蔡3朝,牽連的範圍從高雄巿政府到總統府,但是從招標、詐貸、海軍撥款到興達港土地等多項爭議,檢方最後偵結時,卻無任何官員起訴,堪稱超完美切割。

檢調當初偵辦慶富案曾一度查不下去,還想要結案,後來才從《銀行法》理出案情。法界人士分析,從藍、綠官員涉入慶富案的幅度,證明「幫忙」陳慶男的人確實很多,但是依檢方起訴內容,只是「幫忙」而已,不能說是犯罪。

慶富案有多項爭議,包括詐貸63億餘元最後只查出2.5億餘元用於造艦,其他則被用在大陸投資或關係企業及個人帳戶。招標過程,關鍵的評委雖然連親屬都查了金流,卻查無異常,即使有不符評分情形,但對開標結果沒影響。

最讓檢調辦不下去的就是以抽籤決定最有利標,因為海軍是依據法令執行評選抽籤並決標,且抽籤過程全程錄影,如果慶富先抽就算了,問題是台船先抽,抽中序位2,因而讓後抽的慶富得以序位1拿下獵雷艦標案。

對於海軍撥付24億元,陳偉志在錄音檔宣稱去了總統府沒2天錢就下來,檢方也查出慶富父子確曾於2016年9月進府,並見了時任新南向辦公室主任黃志芳,但經查只談了投資印尼等事,海軍也是以調撥預算付錢,沒有來自黨政關係的施壓。

法界人士認為,前高巿府海洋局長王端仁的錄音檔雖引起軒然大波,言行甚至疑有偏袒特定廠商,但興達港土地開發不適用《政府採購法》辦理招標,而是依《促參法》由廠商自提案件,所以王端仁「協助」慶富,也無圖利罪問題。

至於高雄銀行2014年11月間為慶富造船開出17億餘元的履約保證書,因高銀已要求慶富必須徵提活期存款16.85億元設質擔保,另1.4億餘元則為信用借款,但高銀收取1.2%手續費,反而還賺了2000萬以上,也不能說背信。

#招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