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富與私菸案堪稱蔡政府兩大「疑案」,儘管案情不同,但蔡政府的危機處理手段,像是有SOP般:否認切割、牽拖前朝、轉移焦點、定調方向、懲處止血5步驟,如出一轍。慶富案主要涉案人棄保潛逃,案情陷入迷雲,就怕私菸案最後也不了了之。

慶富案涉及蔡政府是否有人違法調用大筆國防預算提早支付予慶富公司,由於是巨額國防預算,絕非小軍官能處理;私菸案則是明目張膽跟著總統出訪進行,若無高層包庇,可以購入1萬多條?還能調派總統府車輛運送?

回顧慶富少東陳偉志錄音檔經本報披露後,總統府強力否認陳偉志父子進出總統府,以難堪字眼譴責本報,甚至說「自貶報格」;結果,經查陳確實入過府。私菸案爆發後,總統府在第一時間也是大力澄清否認,切割檢調搜索的特勤宿舍與官邸不同、涉案人員並無政務機要人員。

接著,民進黨把過失「推給前朝」,慶富案時,就牽拖是馬政府時做的標案,馬政府為慶富處理聯貸;私菸案也推說是扁、馬時就開始的陋習,企圖以前朝問題來淡化當朝錯誤。

切割、牽拖還不夠,接著是「轉移焦點」,在慶富案中,重點應該是調查哪一位高層擅自動用未經立法院同意的國防預算支付給慶富,以及興達港土地撥用案,但檢調尚未辦出具體結果,反而轉換方向去查聯貸銀行問題;同樣的,私菸案未針對高層涉案深入調查,反而跑去調查華航免稅品銷售紀錄。令人懷疑,之所以混亂事件核心,是為保護「關鍵人物」,準備收尾。

因此,在最後一步的「懲處止血」,慶富案被定義為預算解凍的文書處理疏失,為此懲處軍方數10人,然後整個案子就無聲無息,迄今未給社會一個交代。

私菸案大動作懲處國安局、總統府侍衛室、憲兵警衛大隊等維安單位共76人,但整個案子會不會也石沉大海?如今只能冀望司法這最後一道防線,能讓真正該負責者,無所遁形。

#總統府 #調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