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9年蒙哥可汗率大軍入侵南宋,爆發了合州釣魚城之戰。釣魚城守軍頑強抗擊,堅守不退,蒙古軍只能長期圍困釣魚城。圍困半年之後,城內南宋守軍以投石機將重15公斤的鮮魚兩尾及麵餅百餘張拋給城外蒙軍,並投書蒙軍稱城內糧食不缺,再守10年也遊刃有餘,大挫橫掃歐亞的蒙古軍士氣。蒙哥可汗也負傷於城下,不久死去。

8月2日凌晨,川普突然宣布對剩下3000億美元的中國輸美貨物開徵關稅。川普再次發動關稅戰並不令人意外,但上周全球市場都對近期的發展較為樂觀。因為中、美在僵持3個月之後重啟談判,再加上美國10年來的首次降息,川普選擇在這樣的時間點發動突襲,目的顯然是要最大程度地製造中國資本市場的恐慌,特別是他盼到了美國聯準會10年來首次降息,這樣的利多消息足以抵消美國資本市場對他再次奇襲中國的波動。

但陸股現貨市場在耐住開盤的衝擊之後,隨後緩步回升。這說明川普即使打出最後3000億美元關稅的王牌,似乎沒有想像般那樣具有毀滅中國經濟與中國資本市場的神奇威力。陸股不像前面數次突襲時那麼恐慌,中國官方也只是制式地口頭反應。更重要的是,即使面臨一些短期困難,但大陸一直沒有放鬆對房地產市場的緊縮來救市,顯示金融政策上仍有餘力。而參與圍攻華為的美國科技業巨頭,如英特爾、高通和超微等近期財報一片慘淡。反觀華為,今年上半年營收仍然繼續高速成長。

這顯示中國的經濟、企業,早如釣魚城的守軍一樣,為可能的長期關稅或貿易戰做好了必要的避險準備,這其實也是對美國與川普一再進行突襲式施壓的一種輕視。

川普就好似蒙哥可汗一樣,多次宣稱貿易戰將會在很短的時間內以美國的全勝告終,他一再多次嘲諷中國股市與中國經濟疲弱,將很快達成有利於美國的協議。但事情的發展不但不如他的預期,中國還打算拉長戰線,以慢制快。中國長期導向式的思維模式認為:中美貿易失衡是長期出口管制、經濟結構、產業競爭力與比較利益相互影響的結果,很難指望中美之間能立刻就釐清問題、整理分歧,雙方需要耐心地去面對問題,並找到一致的突破方向。

然而,川普卻沒有耐心等待,第3季美國農產品即將收成,為了爭取搖擺農業州選民支持,基於選戰的需要,他不惜對蘋果手機等消費品加稅,也要中國立即無條件地大量採購,否則川普將面臨連任苦戰。台灣學者譏此為「蘋果換大豆」,這體現了川普極限施壓速戰速決的短期功利主義。

由於中美在談判的目的、方法與結果都存在這巨大的差異,中方又不願示弱,雙方的結構性矛盾在短期將難以調和。其實就談判過程的演進來看,已經走向了中方所帶的長期節奏。中、美本該是高度互補、合則兩利的局面,任何試圖孤立與抹去中國在國際上所應扮演的相稱地位的選項,例如圍堵、戰爭或煽動內亂,都是成本巨大而且難以實現的。相信中、美都沒有更好的選擇,也只有通過貿易戰的談談打打,相互測試彼此的痛苦耐受度,最後才能在談判桌上達成一個雙方都勉強能接受的協議。

回顧中美貿易戰伊始,很多觀察者都悲觀地認為:這是中國政治經濟體制的末日。現在看起來過於悲觀。也有學者認為貿易戰是川普建構「苟有利於美國乎」的新世界秩序的必由之路,這則是太抬高了川普的眼界與格局。雖然美國在科技創新和軟實力的發展上仍擁有巨大的優勢,但是中國也擁有經濟發展的後發優勢。長期的經濟高速成長,使得中國成為世界第一大製造工業國,也是全球增長最快的消費市場,部分工廠移出中國規避貿易戰風險,也不根本影響經濟穩定發展的基本格局。

但川普身後已是世界貿易制度的廢墟。以國家安全為由,設立名單來進行出口管制或重點打擊某個貿易夥伴,甚至片面撕毀協定的做法,已經逐漸讓部分國家有樣學樣。日本學會了,其實大陸也學會了。回到了弱肉強食的侏羅紀公園,對世界與台灣都不是什麼好事。

(作者為國立雲林科技大學副教授)

#川普 #貿易戰 #美國 #關稅 #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