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文哲6日正式宣布組黨後,對他個人的政治生涯及台灣政情當然都會產生若干影響,評論此事,固然不能全面看衰,但也絕對不能過分樂觀。

首先,柯在政壇的崛起靠的就是批藍打綠,反對當前的政治生態、文化,許多人投票給他是因為他敢在體制中大聲反體制。這是他的政治魅力,為了維持這種魅力,他始終拒絕加入民進黨。

從政以來,柯向來不必以政績獲取民眾肯定,只要不停地罵藍罵綠,就可以維持住自身在政壇存在的正當性。換言之,柯的「反對政黨」或「非政黨化」是他賴以生存的標籤,也是他還有部分民意支持度的基礎,但如今他卻要在高牆尚未推倒之時,自己也開始築牆,這不啻對自己過往的從政史,貼上最諷刺的標籤。當反對所有政黨的柯P竟然也成了一黨的主席後,他的魅力基礎也就被他自己歸零了。

其次,他過去在政壇,不必提出具體的施政理想,只要左批藍、右罵綠就能獲得掌聲。現在成為黨主席後,就必須提出台灣民眾黨的施政理想與目標,總不能全黨也只靠著罵人就能成長。但問題是,民眾黨的政策方向與理念到底是什麼?柯在創黨大會演講中,說要讓台灣人民過好日子、謀求台灣民眾的最大福祉,就是民眾黨的主要理想。這樣的訴求,難道是現有大小政黨從未提過的新鮮主張?或者是韓國瑜或蔡英文都沒說過的話嗎?如果這已經是各黨都有的基本訴求,那麼民眾黨的市場區隔何在呢?

如果這個新成立的黨在政治理念和組織架構上皆無新意,那對柯文哲而言,非組黨不可的唯一合理解釋,就是柯想要從孤身對抗體制的理想主義者,搖身一變為謀求個人政治權力極大化的政黨領袖。由於他原本的理想主義色彩,是完全不需要有政黨組織為依附的,如今卻親自組黨,而且為了黨的生存與發展,開始與某些權勢者合縱連橫與權謀算計。這樣的形象與柯宣稱繼承的蔣渭水在歷史上的高度理想主義色彩,可謂完全背道而馳。當柯主席走到了過去柯P的對立面,他還有原先的政治票房嗎?

最後,對柯文哲而言,組黨的最大風險就是,今後他再也不能只靠自己的政治演技來獲取掌聲。新加入的黨員是好是壞,他都要概括承受。他的黨員同志或結盟對象,如果有不少是在別處混不開的二流政治人物,這個黨一開張就會變成政治魯蛇的避難所;但如果要馬上開疆闢土,民眾黨又不能都找毫無經驗的政治素人上陣搏殺,那麼,在已經是大小政黨林立的台灣,柯主席到底還能找到什麼樣的好手組成班底,完成自己的政治權力夢想,會是他的另外一大考驗。

總之,政治脫離不了現實。搞個人色彩的政治一人秀,也許還有獨樹一格的票房,做起秀來,也頗輕鬆愉快;一旦真正玩起體制內的政黨政治遊戲,那就必須張羅一大堆資源、跟一大堆人權謀與妥協。政治單身漢「一人吃飽,全家吃飽」的時代結束了,柯主席的苦日子從現在才真正開始。(作者為中國文化大學新聞系教授)

#民眾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