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文哲成立了台灣民眾黨,這個黨成立得很倉促,數天前匆匆宣告,然後日夜趕工寫黨章、黨綱,隨即宣告成立,像個早產兒般。

成立政黨何其重大,必須慎重其事,妥善籌謀,柯文哲何以如此急切?說穿了,他眼見國民黨初選落敗的郭台銘心有不甘,正在結合同樣失落的前立法院長王金平尋求出路,所以趕緊推出一個平台,希望成為他們尋求奧援的及時雨。如果郭、王入甕,可以合夥角逐總統和副總統、競逐區域與不分區立法委員,同時可以壯大民眾黨。他的盤算無非是:郭有雄厚財力、王有基層實力、柯有個人品牌,3人同行可以撼動藍綠板塊。

這正是柯文哲一貫的政治技巧:沒有堅定的中心思想,沒有核心的政治理念,視實際的需要權宜應變,靠靈巧鋒利的定位與話術煽動人心,從中獲取政治利益。一位跟他熟識的人,眼看他一路攀上市長大位,忍不住感慨「領教到行銷與包裝的超級威力,化腐朽為神奇。」

確實如此,柯文哲刻意有別於官場上四平八穩的陳腐,以政治素人的姿態面世,恣意「吐出白目、機巧又辛辣的語言,噴發出一種異於常軌的『清新』,很快風靡喜歡『反骨』的年輕人,也十分投合媒體重口味和下標題的需求,每每發言總是搏上大塊版面。」柯文哲的競選幕僚熟悉網路世代,能夠「以強大文宣包裝,行銷其博學、聰明及清流形象,成功營造一股文青時尚。成為他的『粉』,不只是想投他一票而已,同時也標舉認同一種進步思維和品味。」

這就是柯文哲鵲起的傳奇及他和幕僚所運用的技巧。檢視柯文哲歷來說過的話與做過的事,可以發現他言行頗不一致,說一丈做一尺;擅於栽贓政敵及宣揚自己,為此而不惜言語誇大不實;嚴於責人,寬以待己;在重大問題上含糊其辭,以質樸語言投合民眾所好,設法避開爭議,閃躲實質性問題;以憨大叔的形貌面對鏡頭,塑造平民形象,語言純樸自然,貌似天真無邪,讓人感到他不欺瞞、不耍陰、不幹壞事,讓人卸除對政治人物的心防而信賴他。

柯文哲憑著形象塑造技巧與獨樹一幟的素人風格,讓一般民眾沉浸於他的可親與可信的特質中,而使他的政治行銷手法輕易得逞,深入人心。其實,他是一個智商過人的政治精算師。他的素人行銷術能無往不利,當然要歸因他功夫高深,但也要歸咎於一般民眾對政治現狀高度不滿,對藍綠政客表裡不一、語言過度雕琢、謀私害義太過囂張,而且憤恨藍綠惡鬥,普遍對現實極度不滿,對政客極不信賴,因而將希望投射到柯文哲這個貌似忠厚的政治素人身上,對他寄以厚望。

面對這樣滑頭的柯文哲,現在又看他大動作組黨,再向高峰挺進,民眾該如何看待呢?他的那位熟友奉勸鍾愛他的民眾:「以魄力設下情感認賠的停損點,才不會讓夢想與願景結束於如同受詐騙的幻滅。」是時候了,所有曾經對柯文哲寄以厚望的民眾,在他邁向組黨甚至總統大位之際,應摒除情感上的投射作用,回歸冷靜與理性,以嚴峻的標準檢驗他的言行,認清他的本質,思考把國家重任託付於他是否將蒙受政治上的「詐騙」?

過去一再說「討厭政治利益交換是因為太有政治理想」的柯文哲,投入必須進行赤裸裸政治利益交換的政黨運作中,起手式就是擺明要和郭台銘等人進行政治利益交換,我們還能相信他是在實踐政治理想嗎?他和他一再批判的俗常政客有何差別?我們不能再將他擺在政治神壇上膜拜,而必須把他放在政治天平上,嚴格檢驗他的所作所為,隨時秤秤他的斤兩。

我們看到,從他宣告組黨到正式建黨,無論是「中心思想」還是「黨綱、黨章」,都是空泛不具體,什麼「初心」、「良心」、「人民福祉」、「人民過好日子」,一直到「永續經營」,都是泛泛而談,對於國家的大政方針以及政黨的屬性與路線,都無明確定位與交代,連攸關台灣福禍與存亡的兩岸政策都語焉不詳,沒有超越「兩岸一家親」的感性層次,不僅與既有政黨缺乏清晰的區隔,且未能提出可讓民眾認同與追隨的奮鬥目標,充其量不過是詐取第一桶政治資源的包裝物罷了。

這樣的政黨只不過是短期政治利益的組合,並無恆久遠大的理想與方向可言。柯文哲從此墜入政治利益交換泥淖中,在凡常瑣碎的政黨庶務中流轉,在政治的利益交換鎖鏈中被人論斤秤兩。許多民眾期盼的「改變政治文化」號召,只是無所依托的空言。

#柯文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