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有個「只要我喜歡,沒有什麼不可以」的世代。未來是不是會出現「我講話就這樣,高不高興,隨便你」的另一個世代,這得看我們台灣社會如何看待柯文哲的行事風格。

柯文哲的年齡和出身背景,他應該和「只要我喜歡」的年輕世代有段距離。至於他為什麼會養成「講話就這樣,高不高興,隨便你」的性格,應該和他自己反省出來的「權力傲慢」有很大關係。

其實,人人敢講真話,敢批評社會不公不義現象,是民主社會進步的動力之一。柯文哲從「國家資源不當使用,也是一種貪汙腐敗」的思維,引據民進黨執政這3年多來「把國家搞成這樣子」的事實,指責蔡英文,柯文哲也只是反映事實而已。

儘管柯文哲就蔡英文過去對兆豐案、慶富案的態度,以及當前對總統專機走私菸風波的立場,批評蔡英文及民進黨缺乏反省,不符合人民期待這點,說得擲地有聲,但也建議柯文哲,他既然在拜訪果東法師之後能反省自己是「權力的傲慢」,那就不妨也多多檢討自己「講話就這樣,高不高興,隨便妳」的性格。

剛創立政黨,講話大聲可以理解。當然,柯文哲如果只是想當自己,他確實可以「我講話就這樣」,但他想當總統的話,就得改變這種帶有強烈「權力傲慢」意味的態度。因為,坐上總統高位,掌握最大權力及資源,話一講錯,就不是「高不高興,隨便你」,而可能是天下大亂,生靈塗炭。

柯文哲指責的民進黨、蔡英文,不就是因為「我們就是這樣,高不高興,隨便你」的霸道執政態度,而弄得柯文哲不高興,就給他「巴下去」嗎?

#柯文哲 #民進黨 #蔡英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