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收集貝殼,約莫是青春年代。

詩人說:貝殼是大海的耳朵。

就伴隨詩人去北海岸聆聽潮音吧?咖啡店以藍、白二色擬摹希臘的錯覺……至少,潮水來去,太平洋近,地中海遠,苦澀滋味相與等同。戲劇系教授淡定的指向水平線說—看海就好。詩人的特質事實不止是文字,她是秀異的美術系教授,油彩下的海猶若原鄉漫無邊界的:蒙古大草原或沙漠,離海如此遙遠……。

嘩嘩然,只是呼吸不是吶喊。

靜謐的,自然沉默。我很想向詩人說—愛詩之外,更想看妳的畫。蒙古原鄉那草葉的悍然、沙石的粗獷,妳辛苦畫著…何以不見海?果真是蒙古公主的堅持,詩人本名:穆倫.席連勃。

#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