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新一輪美中貿易戰談判未果,美國總統川普(D. Trump)宣布將自9月1日起對中國3,000億美元輸美貨品加徵10%關稅後,中國人民銀行(人行)於8月5日開盤即調貶人民幣中間價,促使當日人民幣離岸價(CNH)與在岸價(CNY)都快速跌破7元兌1美元的關卡,為人民幣匯率自2008年5月14日以來首次破7(Crack Seven)。

在人民幣匯率破7當日,川普立馬以推文指控,「中國將人民幣貶至幾近歷史低點,是一種『貨幣操縱』(currency manipulation),亦屬重大違規。」美國財政部也旋即將中國列入匯率操縱國名單。由於一般咸認為人行對人民幣匯率有十足的掌控能力,加以美國政府官員長期抨擊人行操縱匯率,均使人行棄守人民幣匯率破7的心理防線之舉,被外界解讀為對美國加徵關稅的反制與報復,亦在某種程度上符合美國長期指控中國操縱匯率的說法。

其實,人行自8月5日以來的三天均將人民幣中間價朝7調貶,亞洲貨幣指數(ADXY)亦相應走貶,泰國、紐西蘭央行也均以國際情勢「不確定性加劇」為由,同於8月7日降息,此情形傳遞出一個重要的訊號,那就是人民幣匯率是否可能被「武器化」(weaponized)?尤其是當人民幣匯率維持超過7一段時間,各界對貿易戰轉為貨幣戰的預期與擔憂必將升高。倘若人民幣匯率當真一直積弱不振,甚至朝7.5或8邁進,局勢變化就大了。屆時,與中國有密切貿易關係的國家,將會有相當大的貨幣貶值壓力,而首當其衝的莫過於韓元和新台幣。

對於人民幣匯率快速破7,人行一方面表示是「受單邊主義和貿易保護主義措施及對中國加徵關稅預期等影響」,另一方面則持續強調「人行有經驗、有信心、有能力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基本穩定」,且人民幣對美元和一籃子貨幣升的時候多、貶的時候少,足見人民幣對一籃子貨幣繼續保持穩定和強勢。

特別是在8月5日人民幣快速貶值時,CFETS人民幣匯率指數為93.56,還比7月4日中國外交部回應川普指控中國操縱匯率時的92.66明顯升值。凡此種種,其用意明顯要淡化破7衝擊對中國國內及國際的影響。

即使各界對貨幣戰是否一觸即發有所憂心,但從務實的角度來看,現階段中國應不至讓人民幣匯率持續重挫。原因有四:

第一,若人民幣持續下跌,將促使資金外流,從而加重人民幣的跌勢;第二,若人民幣貶值過快,將令中國民眾的資產縮水,且因貶值造成的物價上漲,也會挫低內需消費動能,不利中國經濟轉型大計;第三,中國外債高達3至3.5兆美元,已高於外匯存底,一旦人民幣持續貶值,中國償付以美元計價外債的壓力勢必增加,恐連帶影響中國整體金融的穩定性;第四,中國是全球原油第二大進口國,原油支付大多仍以美元計價,若人民幣持續走貶,中國各種油品價格將不斷上漲,徒增企業與民眾負擔。

不過,由於川普不按牌理出牌的行事風格,使各界無法排除在9月1日新一輪關稅加徵前,美中貿易戰是否有再度緩和的可能。但隨著時間推進,如果中國研判已不可能與美國達成任何協議時,為了盡力削減關稅升高所帶來的負面影響,難保人行不會任由人民幣匯率持續走弱。屆時,各界對人民幣匯率武器化擔憂將成真,亞洲乃至於全球貨幣戰就真的一觸即發了。

#川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