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5日,中國大陸央行放手讓人民幣貶破7元兌1美元的心理關卡,引發國際股匯震撼,美國財政部旋即宣布將中國大陸列為匯率操縱國家,此為自1994年以來,中國大陸首度被美國被貼上匯率操縱國的標籤,引發外界高度關注,故國際社會擔心美中戰火可能從貿易與科技領域,延燒至貨幣戰、金融戰的範疇。

首先,川普政府大動作的象徵意義可能仍大於實質,因為美中本就處於冗長的談判角力中,過去1年半以來,川普政府幾乎早已窮盡各種施壓手段,故此次川普選擇再出招,其政治考量顯而易見,應視為華府祭出極限施壓整體策略下的一環,川普政府藉由威脅使用政策工具箱內的各式籌碼逼迫對手就範。

第二,更關鍵的問題在於,川普對中強硬的背後邏輯到底為何?對此大概有兩種解釋,第1種解釋是檯面上非常普遍的說法,由於美國對中國大陸採取的交往政策並未產生效果,昔日(尤其歐巴馬時期)透過接觸促成大陸轉型與改變的做法已證明徹底失敗,美方在失望之餘,必須改弦易轍。

至於第2種解釋則批評上述理由都是藉口,因為假使美中今日的綜合國力對比,還是如同20年前的情況,面對北京的挑戰,華府必將好整以暇,從容以對,對大陸展現更大的包容、自信與彈性,換言之,川普選擇對中強硬的更深層原因,在於他抓住目前美國國內的大環境與社會心理氛圍,也就是政治菁英對於美國衰弱的普遍憂慮,以及對中國崛起的深刻疑懼。也正因如此,雖然川普的國內政績評價兩極,但他所高舉的美國優先的主張,再加上不按牌理出牌的對中強硬路線,不僅被廣泛認定成功與奏效,甚至在相當程度上也滿足美國國內的政治需求,形成罕見的跨黨派共識。

第三,必須釐清美國現行對中政策的真正目標,川普是精明的生意人,風格務實、彈性且強悍,很少談及理念與意識形態,他比執政團隊中的任何人更迫切希望與需要達成一紙與北京間的協議。如果在談判桌上,獲取能滿足美方最大利益的暫時性貿易安排,將更有助於他的總統連任之路;然而對川普政府內部的強硬鷹派人士而言,卻未必如此,因為他們所在乎的不僅在貿易談判桌上的短暫勝利,也非僅僅著眼於貿易戰或其背後的美中科技爭霸戰,關鍵在於美中綜合國力的較量,此為迫切的危機,所以必須採取全政府一致途徑,盡全力拉開美中實力差距,才能確保美國的全球領導優勢,如果此時再不加大對中遏制的力道,將為時已晚。

第四,即便如此,川普才是最終的拍板定案者,川普支持對中強硬,但強硬僅為手段運用,通常也有其限度,達成最有利的美中貿易協議與安排,才是他的目標,徹底擊敗崛起強權的挑戰卻未必是。簡言之,川普的對中強硬路線有其巧妙,在油門收放間,負責調控與踩剎車的可能也正是川普本人。(作者為淡江大學國際事務與戰略研究所副教授、中華戰略前瞻協會理事長)

#川普 #美國 #大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