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剛結束舊金山避暑之行回台。在舊金山半個月,接風宴上,友人知道我向以膽大出名,經常一個人在外面趴趴走,拿著手機東照西照,特別提醒我:「千萬小心啊,最近治安很差!」千叮嚀萬交代:出門時別背名牌包、不戴首飾名表、身上放些10元零鈔當成遇劫時的買路財;如果開車,絕對不能把包包放在車裡,否則必然會遭到砸車!

真有這麼嚴重?印象中的舊金山治安一向比我過去居住的芝加哥、華府好多了,怎麼會這樣風聲鶴唳,我心中納悶著。

原來,舊金山雖然命案發生量下降,但是卻蟬聯全美財產犯罪最嚴重的城市,而更因為犯罪偵查成本效益考量,訂定輕罪不罰、財損須達900美元才會啟動偵查的低標,於是砸車和偷搶事件發生頻繁,7月就已經有30幾起砸車行竊、搶奪等名為財產犯罪,卻已有暴力實質的犯罪。

日前,舊金山2位僑領被4名非裔男子搶劫及殘暴打傷、沒多久又發生3部汽車被黑人以長棍攻擊搗毀車窗,這些是發生在光天化日之下的華埠鬧區,更引起華僑的不安,他們召開治安會議,表達對警察縱容犯罪、對市民保護不力的不滿,要求市長與警察應該對犯罪採取更嚴厲的措施,要求警察能更迅速回應,不應讓市民活在恐懼之中。

比起要求多點警察保護的舊金山市民來說,台灣人真是幸福多了。民眾報案,台灣警察沒有挑肥揀瘦、預設偵辦基準的權力,別說砸車、搶奪一定辦,就算便當被偷,警察也要受理。更因為警察是公權力的代名詞,幾乎所有的行政機關都相當依賴警察的協助,造成警察業務幾乎無所不包、無所不管,也常出現警力捉襟見肘,顧此失彼的窘境,5年前太陽花占據立法院議場、凱道抗爭連連,各地警察都被抽調來支援維安時,尤其嚴重。

舉例而言,各地的派出所,除了回應民眾的報案之外,還有許多積極的預防犯罪勤務,例如:主要治安地點維護,銀行、銀樓、超商、治安死角的巡簽,但這些預防性的勤務作為,都因凱道勤務嚴重排擠,派出所只能排派最低警力,許多主管自嘲像諸葛亮一樣,在值班台彈琴唱空城計,不敢讓民眾知道警力不足,以免造成恐慌,這一切,警察都打落牙齒和血吞,熬過了!

5年前「太陽花」的落幕,並非出自高層的智慧,其實與當時警察的辛苦逐漸被媒體報導、被民眾看到,贏得大多數人民的信任與支持有關,從此,在各種民調中,治安滿意度逐漸攀高,警察的辛勞程度與被信任度,幾乎都是各類公務員中的最高者。

當年由林飛帆、陳為廷技術指導的香港七一的「占中」行動,雖然也仿照台灣經驗,效法太陽花學運的手勾著手、但在香港警察出動3000警力架離抬走、逮捕500餘人後,平和落幕,民進黨立委李應元曾經大誇香港警方沒有噴水,沒有動用警棍或盾牌,甚至質疑:「台灣輸香港嗎?」其實,這與當時香港民眾仍然信守法治、依舊信任警察有關。如今看到香港動盪不安,警民衝突對立日益嚴重,香港的未來伊於胡底。或許台灣的經驗正可提供參考:讓警察脫去為政治服務的外衣,回到保護人民、提供人民安全服務的初衷,贏回人民的信任,才能迎回香港的安定榮景!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