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國家電影局「暫停」中國電影及人員參加2019年第56屆金馬獎,消息傳出後,見獵心喜的蔡政府不放過操作「恐中」、「仇中」機會。行政院發言人Kolas Yotaka揶揄應「政治歸政治,藝術歸藝術」,總統府發言人丁允恭則批評,「文化無國界,藝術更不應該有政治藩籬」,博得綠營與英粉一致好評。

淪蔡政府催票利器

國台辦隨即說明「暫停」緣由主要與民進黨當局有關,「台灣現在照這種政治情形、政治生態,會帶來很多問題」。如同媒體訪問中國業者所言,台灣總統大選已進入激烈前哨戰,金馬獎舉辦時將是硝煙漫天,去年紀錄片導演傅榆領獎致詞引發兩岸矛盾,激起綠營強烈反中情緒,此一殷鑑不遠。大陸當局自然擔心今年再度冒出類似事件,淪為蔡政府催票利器。

陸官方會不會是杞人憂天?假如蔡政府果真是奉行「政治歸政治,藝術歸藝術」的高度理想型執政者,陸官方就是多慮。

但不幸的是,蔡政府上台以來,就不斷進行政治干涉文化藝術,大的如文化「去中國化」,小的如綠委劉世芳「扯鈴事件」。一向明言「文化為政治服務」的中共老大哥看在眼裡,怎能不預作提防?

舉例來說,自從蔡英文喊出「新南向」,文化部一大堆預算分給配合「新南向」的藝術工作者與團隊,案例之多,羅列在「文化部獎補助資訊網」上,讓人看得眼花撩亂。假如信守「政治歸政治,藝術歸藝術」,蔡政府應尊重既有藝術生態,官員該做的是健全創作展演環境,豈能拿全民納稅錢來誘導藝文工作者配合特定政治目的?

然而蔡政府不但「藝術為政治服務」,更不避諱指揮藝文場館配合。文化部為新南向成立一個「東南亞事務諮詢委員會」,該會就動腦筋要讓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連結東南亞表演藝術,無視市場供需,擺明政治目標至上。

大綠如此,小綠亦然。日前捷克布拉格市長賀吉普因友台政策惹怒中方,導致「布拉格愛樂管絃樂團」今秋在大陸演出取消。時力的洪慈庸馬上聯繫文化部,建議國家表演藝術中心邀「布拉格愛樂」來台,並安排在北、中、南巡演,獲得綠營群起呼應。

擺明政治目標至上

但如果按照「藝術歸藝術」的準則,國表藝就算要請捷克的樂團,首選一定是舉世聞名的「捷克愛樂」,其次是「布拉格交響樂團」。事件苦主「布拉格愛樂」是資淺樂團,由軍樂隊等改組,藝術造詣尚待檢驗,且對台灣樂迷而言毫無知名度。綠營此舉,等於要國表藝冒虧本危險,砸上千萬元來迎合政治目的,用的都是人民血汗錢。

事實上,文化研究早已指出,打從有文明以來,政治跟藝術一直如影隨形。當代重量級學者勞倫斯‧葛洛斯伯格因此強調:「文化是建構社會總體的各力量彼此鬥爭的場域,因此與政治、經濟密不可分。」蔡政府以藝術服務政治,本令人不意外,但他們明明是一丘之貉,卻又要占據正義高度。

Kolas Yotaka宣稱,政治不該打壓藝術工作者的言論、出版自由。但這個政府連「和中」、「兩岸一家親」言論都不能容忍,動輒扣上賣台罪名,還準備祭出「中共代理人」條款來整肅異己。倘若有藝術家藉由作品表達不同政治主張,下場恐怕就是遭當局移送法辦。這種情況下,蔡政府還侈言不著邊際的藝文高調,豈不讓人覺得格外諷刺?

(作者為北京大學藝術學院博士)

#布拉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