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本市場向來服膺「股權說話」原則,但老牌油脂大廠福懋油此次經營權「意外變天」,凸顯的重大意義在於,獨董合併選舉制度大幅增加「不確定性」,讓持股過半者卻未必能保證取得經營權,打破資本市場的鐵律,也讓董事選舉制度形同一場「博弈」!

專家分析,以往公司經營、治理採董事及監察人制度,由於董事、監察人分開選舉,可以確保持股過半者必然可取得過半董事席次,但在引進獨立董事制度並與一般董事合併選舉後,由於獨立董事權限高於一般董事,公司派既要防堵獨董席次失守,又要兼顧整體董事席次能過半,配票難度極高。

此外,福懋油事件引發的第二個爭議,是「大同條款」可能失靈。此法是為保障對公司經營已經有關鍵性影響的股東,享有自行召集股東臨時會改選的權利;不過福懋油的案例顯示,即便市場派以超過50%持股透過「大同條款」召開股臨會發動改選,最終也可能因配票失誤而功虧一簣。這恐怕是當時主管機關基於強化公司治理而導入獨董制度時,始料未及的重大制度缺失,值得主管機關正視並速謀對策!

從這次福懋油改選來說,原市場派出奇招重押3席獨董,各自配票12.35%、12.33%、12.28%,另2席一般董事僅以4.78%、5.37%股數就拿下;反之,原公司派採「守成」策略,將5成股權平均分配給1席獨董及4席一般董事,最後僅拿下4席董事並輸掉經營權,顯示在現今制度下,只要策略稍有閃失,煮熟的鴨子就可能飛了。

專家分析,福懋油案除了凸顯獨董合併選舉所衍生的制度問題外,由於獨董被賦予的權限大於一般董事,尤其是獨董組成的審計委員會形同「太上董事會」,大幅提高擬定策略時的難度與複雜度。

專家指出,獨董權力至少展現在三方面:

一是獨董是審計委員會的當然成員,所有議案均須通過審計委員會才送董事會議決;二是董事會召開時,只要獨董表達不同意見,都須重大訊息說明;三是獨董有查帳權,一般董事則無。換言之,任何議案倘若獨董不同意,公司治理就窒礙難行。至於如何解決此一制度漏洞?專家建議,讓獨董與一般董事分開選舉,應是具體可行的方向。

#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