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29日,福建閩清永輝超市員工為顧客結帳。(新華社)
2016年7月29日,福建閩清永輝超市員工為顧客結帳。(新華社)
2018年7月26日,主打「線上預訂+門店體驗+自提」零售新模式的中關村街道雙榆樹西里社區車客家園便民店的店員在按照網路訂單配菜。(新華社)
2018年7月26日,主打「線上預訂+門店體驗+自提」零售新模式的中關村街道雙榆樹西里社區車客家園便民店的店員在按照網路訂單配菜。(新華社)
2018年6月4日,市民在上海濱江首家「歐尚一分鐘」無人超市選購商品。這家超市強調更便捷、更高效的新零售服務。(中新社)
2018年6月4日,市民在上海濱江首家「歐尚一分鐘」無人超市選購商品。這家超市強調更便捷、更高效的新零售服務。(中新社)

大陸「新零售」概念提出3年後,一些新零售品牌正面臨一場生死考驗,不少實力不夠雄厚的參賽者選擇認賠殺出,許多人已黯然離開,只剩少數頭部玩家實際仍篤定站在新零售賽道,並努力為這場漫長的競賽加碼。有分析指出,目前大陸新零售還是一場巨頭的遊戲,很多人說新零售現在是站隊遊戲,要麼姓馬(馬雲),要麼還是姓馬(馬化騰),從投資角度來看,目前看來唯有糧草精備、實力雄厚的玩家,最後勝出機會較大。

新零售概念的出現是在2016年10月,大陸電商霸主阿里巴巴集團創辦人馬雲在阿里雲棲大會上的演講中第一次提到了新零售。新零售的具體定義是:以網路為依託,運用大數據、人工智慧的的先進科技手段,對商品的生產、流通和銷售過程進行升級改變,對線上銷售和線下的體驗以及物流進行融合的零售新模式。

陸新零售 遭遇瓶頸

大陸一些新零售品牌正遭遇經營挫折,據大陸《經濟日報》報導,零售巨頭永輝超市旗下的超級物種日前關閉了在上海的首家門市,該門市開業至今不到2年;而今年5月,阿里巴巴旗下盒馬鮮生在迅猛擴張後,也關閉了昆山一家門市;美團小象生鮮則直接關閉了位於無錫、常州的多家門市;蘇寧旗下的蘇鮮生和順豐優選,也放慢了擴張速度,開始觀望。

過去幾年,線上線下深度融合的新零售被認為是大陸電商發展的下一個「風口」。以盒馬鮮生、京東旗下7Fresh、超級物種等為代表,大牌超市紛紛上線,電商巨頭則加速落地實體通路。與傳統的線下超市相比,這些新零售門市大多採用「線上+線下、餐飲+超市」的模式,創造出新的消費場景、社交場景乃至生活場景,不僅受到消費者歡迎,也吸引了資本加持。

市場研究機構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發布的資料顯示,僅2018年,大陸新零售全行業就有22家企業融資近人民幣120億元。不少業內人士甚至樂觀地認為,新零售這種虛實結合的業態創新,有望帶領大陸零售企業找到完全不同於沃爾瑪、家樂福的成長道路。

市場競爭 優勝劣汰

然而,新零售畢竟是個籌碼高企不下的競賽,對於所有玩家來說,砸下巨額投資去賭一個回報遙遙無期的未來,絕對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2019年已可以看到一些跟注者開始逐漸顯露出疲態。

受到「超級物種」拖累,永輝雲創在過去3年累計虧損13億元,而且虧損越來越大,也使永輝超市不得不在2018年以3.94億元價格將其剝離,而其他新零售更多是關閉一些門市而無進展,比如7Fresh被爆面臨大裁員,被外界視作京東生鮮被動調整戰略。

在近2至3年時間內,阿里和騰訊線上、線下商超行業進行了較為激進的「爭搶盟友」工程,阿里對新華都、三江購物的投資,並將高鑫零售全面納入其核心零售板塊,而騰訊則對永輝及家樂福等企業也進行了投資。

在投資之初,商超業對網路企業的介入表示極大的興趣,如新華都與盒馬鮮生共同投資「福建新盒科技」,負責福建本地的盒馬鮮生的擴張和運營,而永輝也大手筆投入永輝雲創,承擔超級物種的運作。

近期上述合作呈現部分變數,如新華都將40.5%的新盒科技股權轉讓給杭州阿里巴巴澤泰,三江購物則將旗下負責新業態嘗試的浙江浙海股份完全出售給杭州盒馬網路科技有限公司,即便是此前行業極為看好的永輝,在2018年末,也將負責超級物種運營的雲創科技剝離出上市公司,僅保留26.6%股份。

家裡有糧 心理不慌

市場競爭、優勝劣汰是客觀規律。即便是提出概念並率先起跑的盒馬,至今除個別店面實現盈利外,更多店鋪仍處於虧損狀態。短期內註定看不到回報,客觀上抬高了新零售的入場門檻,也意味著新零售在起勢的同時就開始了洗牌。於是,小玩家迅速難以為繼,及時抽身。

阿里巴巴盒馬事業群總裁侯毅表示,回歸零售本質來看,新零售有許多坑需要去填,如果這個坑你填不過的話,那麼你只好退出這個市場。顯然,阿里之所以能夠接受盒馬目前的巨大投入,在於其本身主業有著穩定而可觀的獲利基礎。畢竟家裡有糧,心裡才不慌。

#投資 #大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