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川普對剩下的3千億美元中國進口商品徵收10%的關稅,中國隨即還擊,允許人民幣兌美元匯率跌破7,同時暫停採購美國農產品。然而川普繼續出招,宣布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這是自1994年來的第一次。

根據以往經驗,列入匯率操縱國對中國經濟的打擊,將取決於川普的力度。然而,中美這一連串的動作反映關係惡化,中美貿易戰將進入未知區域,是否會擴展至金融戰或貨幣戰爭,成為市場的焦點。

中美關係惡化的同時,川普繼續批評美國聯準會的貨幣政策,重申聯準會必須更大幅度、更快地降息,以使美國在與其他國家的競爭中具有競爭力。紐西蘭、泰國及印度三國央行本周降息,成為川普的最新理由,認為聯準會的行動落後於其他央行。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甚至要求聯準會在年底前再降息75點至100點,以使美國利率與其他國家的利率保持一致。

其他央行積極降息,加上來自川普的壓力,美國國債債息下跌,10年期孳息一度跌至1.6%,與3個月期孳息倒掛為逾12年最大。期貨市場目前預期聯準會9月份降息機會達到100%,全年將減息總計75~100個基點。

川普製造中美貿易緊張局勢,不排除是要迫使聯準會大幅降息,支持美國的消費和經濟,有利於2020年總統選舉中爭取連任。聯準會短期內將面對來自市場和政治的巨大降息壓力。

美股表現非常波動,三大主要股市指數全部一度跌破50天和100天移動平均線,但標普500指數和納指周四已重返此等平均線之上。事實上,標普500指數目前估值為16.7倍預期本益比(基於未來12個月的盈利),與過去五年的平均值相若。

但是中美爭端升溫,美國企業利潤可能有下行調整壓力,市場避險情緒濃厚,美股仍有重新下試的風險。其中,標普500指數和納指已經收復這一輪跌幅56%失地,進一步反彈的空間非常有限。

A股亦承受明顯壓力,儘管MSCI將於8月底將A股大盤股的納入比例從10%提高至15%,但滬深股通北向資金自8月合計仍流走100億元人民幣。上證綜合指數亦跌破2,800點的主要支持位。

其他亞洲國家也表現疲弱,以美元為結算貨幣計算,韓國和新加坡8月至今下跌4%~6%。事實上,中美衝突對亞洲市場負面,人民幣下跌亦為亞洲市場貨幣帶來壓力,資金流向短期不利於亞洲市場。

對於人民幣貶值幅度,預期人民幣本輪貶值幅度將限制於5%,或跌至7.2水平,原因包括一、參考美國今年5月份將2千億美元中國進口商品的關稅,從10%上調至25%,當時人民幣貶值幅度是5%。

二、由於美國此次對3千億美元中國進口商品徵收的關稅僅為10%,人民幣貶值5%已經可以抵消一半的影響。此外,如果人民幣貶值幅度太多,可能會引發新一輪中國資本外流,並進一步激發川普對中國政府操縱匯率的批評。

受到許多負面因素的影響,包括人民幣跌破7,以及擔憂中美關係惡化,香港恒生指數曾跌至25,397點,跌破6月的低位。雖然港股近日稍有回升,主要是因為前期超賣後的技術反彈,但目前全球股市避險情緒十分濃厚,預料港股短期反彈空間有限,在26,500點有較大阻力。

#川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