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的意志與盤算,如果得到權力之助,將對世局與歷史產生關鍵影響,美國總統川普就是一個例子。美、中陷入70年來最嚴重的衝撞期,背後其實是川普一人的意志與政治盤算。繼退出《中程飛彈條約》後,美國宣布將在亞洲部署陸基中程飛彈,大張旗鼓擺出針對中國的武力壓制,中國大陸也回敬美國,將採取應對措施。中程飛彈的部署讓美中對抗從貿易、科技擴大到了軍事,令東亞局勢增添了新的壓力。

美國不曾對中國有過如此明顯又大動作的敵意,即使是韓戰後的冰凍期,仍然積極尋求交往,從1954到1970年,雙方在日內瓦及華沙共舉行136次大使級會談,直到季辛吉1972年尼克森訪中才結束,美國開始對中國採取「交往政策」。但自從川普上台之後,美國徹底翻轉了過去對中國友好的基本政策,而是把中國當成必須對抗打擊的敵人。

很多人低估了川普對中國的敵意強度,但情勢已變。新情勢包括:煽動反中牌有選票市場、中國強勢崛起對美國的霸權地位形成威脅、中國迄今獨特而成功的發展模式衝擊西方的優越感。美國打擊中國,不是只為了貿易,還有更大的意圖。

其實川普在剛上台時的《國安戰略報告》就擺明了立場,把中國的定位從前朝的合作夥伴改成戰略競爭對手,他退出與俄羅斯的《中程飛彈條約》,理由講得很坦率,一是俄國違規,二是中國不是簽約國所以不受約束。五角大廈官員透露,8月將試射射程破千的陸基巡弋飛彈,11月開始測試射程3千到4千公里的中程彈道飛彈,積極重建美國的中程飛彈戰力,若測試成功,可以在18個月內完成陸基中程飛彈的部署。

美國國防部長艾斯培日前更表示,希望在亞洲部署陸基中程飛彈,這明顯是在針對中國,而且毫不遮掩。對亞太局勢來說,是一項震撼性的宣示,也立即引發中方的反彈。大陸外交部除表示不會袖手旁觀,將採取應對措施,也警告鄰國謹慎行事,不要允許美國在其領土部署中程飛彈。

南韓首先表示無意接納,畢竟曾經為了薩德系統得罪中國,受到了嚴厲的懲罰,澳洲也表示拒絕。至於向來唯美國馬首是瞻的日本,雖尚未明確表態,但近來安倍政府積極尋求改善對中關係,也未必肯接下這個燙手山芋。

不過美國不必煩惱,無論要恫嚇的目標是中、俄或北韓,因為中程飛彈的射程夠遠,擺在關島即可,不必放到離中國近的地方,何況太近反而會失去被攻擊時的反應時間。而且美國已具備上千公里的艦射、潛射與空射巡弋飛彈能力,再補強過去因《中程飛彈條約》而停滯的陸基飛彈能力,應該能很快構築出強大的飛彈火力網。

中程飛彈上場,威懾意味強烈,但並不意味美國真的想和中國開戰。深究起來,源頭是中國勢力成長,南海建島、航母出行,打破了美國長年封鎖中國的島鏈防線,也改變了亞太的政治局勢。過去美國是此區的唯一強權,日本跟著做第二,但中國崛起已經改變了現狀,不但日本優勢不再,美國的老大哥地位也逐漸崩解。而中國大手筆的「一帶一路」,令美國第一次感受到別人在改寫自己的版圖。陸基中程飛彈進駐亞太,是堂堂把美國強大的軍事力量擺陣出來,就像對陣時掏出更大把槍一樣,意義在展示肌肉,並鞏固既有的霸權地位。

這是「修昔底德陷阱」中新舊兩大強權的角力過程。美國可以藉關稅懲罰及科技杯葛拖慢中國的成長,但無法完全壓制中國的崛起,也不能改變中國的亞太「在地一哥」的地位。美國既採取明顯敵意的針對性做法,美、中的衝突會變得比過去尖銳,雙方都走到過去不曾到達的新地界,但終究要邊打邊試探、邊拉鋸出新平衡。川普打反中牌對選舉有利,所以不會改變基調,但可以打打談談,因此美中角力將是一場由許多戰役串起來的浩大戰爭。

中美關係的調整將漫長而艱難,美國企圖靠軍備競賽拖垮中國,但中國經濟不像當年的蘇聯那麼凋敝,蘇聯政權崩解模式不能複製。美國完全是站在自利的立場來選擇策略,台灣不能支持美國軍備競賽政策,更不能幻想美國在台部署陸基中程飛彈,因為台灣利益不在美國思考的前項,我們須站在自己利益的立場思考未來的最佳策略。

#川普 #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