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多男性激烈爭吵中常會出現「挺胸助勢」的動作,當心惹來困擾。許姓男子因公文問題與女同事口角後,氣憤之下挺胸頂撞了女同事胸部兩下,結果被控性騷擾,一審認為許某的行為沒有性騷擾犯意,判決無罪,檢方不服提上訴,台灣高等法院審理認為,不能因許某「挺胸」碰觸女性胸部就認定是性騷擾,駁回上訴,判許無罪確定。

雙手後背 連撞兩次

2017年9月,許在任職的同鄉會內,發現公文被調包,認為可能損害同鄉會名譽,於是走到女同事座位前用伸出手指,指責女同事;女同事不甘示弱反問「你要打人嗎?」,許某怒回「我不用手打妳,我用胸部頂妳」,接著雙手背在後面,挺胸頂撞面前的女同事胸部兩次,激烈的爭吵讓包括許某母親在內的其他同事趕忙勸解劍拔弩張的情勢,女方事後憤而提告許某性擾騷。

檢方起訴後,一審台北地院勘驗事證,確認許有頂撞胸部的事實。法官認為,案發當時雙方發生爭吵、彼此情緒對立,之後發生頂撞胸部行為。性騷擾的構成要件是指對被害人身體用偷襲式、短暫性、有性暗示的不當觸摸,含有調戲意味,使人有不舒服的感覺。許男的行為不帶性暗示及調戲意味,沒有主觀上性騷擾的意圖,判許男無罪。

宣洩不滿 非屬調戲

檢方不服,上訴指稱一般社會經驗,碰觸女性胸部就足以引起女性不舒服、不悅的情緒,且足以引起女性受歧視的感受,許某所為確有輕蔑、輕浮、調戲的意思,不該因雙方爭吵及許母也在場,就推論沒有性擾騷的意圖。

高院判決理由認為,不能因許碰觸女性胸部,就以一般社會生活經驗來認定有性暗示而為性騷擾,雙方當時發生爭執,許某又揚言要動手打人,頂胸之舉是在宣洩對女同事的不滿情緒,且提告女同事也一再提到被攻擊傷害,沒有提到遭調戲而有不舒服的感覺,支持一審見解,駁回上訴,全案無罪確定。

#女性 #胸部 #性騷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