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夏天,市場大幅上升的波動性讓投資人措手不及,在中國決定針鋒相對地反擊川普提出的加徵關稅後,美國財政部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的最新決定,被視為貿易緊張局勢的再升級。雖然美國市場之前對這些類型事件的反應較為溫和,但最近風險性資產的下跌,反映投資人擔憂美國經濟可能受到更大影響,以及人民幣的貶值可能引發貨幣戰爭,增加新興市場的不確定性。不過,波動升高和評價下降反而為投資者創造機會,我們相對看好美國股票和亞洲債券。

一旦美國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美國政府就擁有更多對付中國的工具,包括可以對更多中國商品加徵關稅,並可要求中國與美國財政部、IMF等相關機構合作調整其貨幣。美國的此一決定,被視為在貿易協商期間與之後對中國持續施壓的方式。

目前緊張局勢的升級,可能只是貿易協商策略的一環,又或者目前的貿易談判已陷入僵局,這些都是可能發生的情況,但我們沒有太多的線索來做判斷。

美國總統競選已經開始,能否與中國達成突破性進展,對於川普來說非常重要,因為他可以在經濟下行風險升溫環境中增加競選的籌碼。由於美國在與北韓或其他外交政策的議題上缺乏可預測性,投資者可能還是會持續面臨不確定性的發生。

這些變化是否會造成美國經濟或獲利陷入衰退?目前美國經濟增長面臨三重阻力:美國公司資本支出持續疲軟,全球貿易和全球經濟持續放緩,以及貿易緊張局勢升級增加中國針對美國企業設置進入壁壘的可能性;前兩項已是眾所周知,第三項則是新的阻力。

不過,這些阻力仍不至於將美國推向衰退,美國經濟仍然受惠於強勁的消費動能、寬鬆的貨幣政策和支持性財政政策,這些利多因子抵銷了上述阻力。

由於人民幣對於新興市場貨幣極具影響力,人民幣的突然貶值可能造成新興市場的不穩定,過去三年間,中國採取積極且成功的措施限制資本外流,而近期的貶值明顯是為了向美國發出強烈信號,假設最後美中雙方無法達成貿易協議,中國政府會希望人民幣匯率能反映基本面,換句話說,在全球貿易疲軟的環境下,中國經濟將出現減速,人民幣理論上也會貶值,但究竟會貶值多少?考慮到中國需要在主動管理人民幣匯率的同時,兼顧在國際上的公信力,根據美國實施制裁的程度,中國政府可能會讓人民幣貶值到7.2至7.4的區間。

一如去年的投資環境,目前市場提供能承受波動的投資人進場布局股市的機會,高收益債券也因擁有較高的收益率而較具吸引力,對投資人來說,最重要的就是能面對波動,並且在市場波動加劇時抓住投資機會。

#投資 #投資人 #經濟 #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