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以來,人民幣匯率曾經出現過3次較明顯的貶值,分別是2015年8月至2017年年初、2018年4月至11月以及2019年3月至今。招商證券以時間長度為權重來計算3個區間各類資產的加權平均收益率,發現在人民幣貶值時,黃金、白銀、日圓資產和利率債(國債、地方政府債券、政策性金融債和央行票據等)是避險首選配置,其次是A股市場中較抗跌的食品飲料、銀行、家電等消費類和金融類行業。

在近3次人民幣貶值過程中,日圓相對於人民幣升值幅度最大,加權平均收益率達13.45%;其次是美元,加權平均收益率10.53%,這說明日圓比美元更具有避險屬性。以今年為例,年初以來美元兌人民幣升值2.6%,而日圓相對於人民幣卻升值了5.5%。

在近3次人民幣貶值過程中,大宗商品類資產中表現較好的是黃金、白銀,而且內盤的收益率明顯高於外盤,其中上期所的黃金期貨在每一輪匯率貶值期間均實現正收益,加權平均收益率16%,如果投資外盤,考慮匯率因素後收益率接近大陸國內。

在人民幣貶值期間投資貴金屬,一方面能夠獲得避險情緒帶來的資本利得,另一方面由於貴金屬以美元計價,人民幣貶值將導致大陸國內的黃金、白銀價格的被動上漲,投資者還能獲得匯兌收益。

風險偏好的下行同樣有利債券這一類避險資產。統計結果顯示,3輪人民幣貶值週期中,大陸國債均實現正收益,而信用債(政府之外主體發行的債券,如企業債、公司債等)則有漲有跌。匯率貶值往往意味著國內經濟形勢處於下行週期,因此對利率債的提振作用較明顯,而對於信用債來說則同時具有利多和利空的因素。

在近3次人民幣貶值過程中,上證綜指平均跌幅17.42%,表現較好的是美股,標普500指數的加權平均收益率6.16%,而德股、日股、港股均有不同程度的下跌。

從A股一級行業表現來看,在近3次人民幣貶值過程中僅有食品飲料行業的加權平均收益率為正,除此之外銀行、家電等行業也較為抗跌,而傳媒、國防軍工、交運、鋼鐵等行業的加權平均跌幅較大。

#投資 #收益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