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法官淚訴遭分案霸凌,並因工作量太大而身心受創,這件法官的家務事吵了逾1年,因當事人和最高法院各說各話,還牽扯出司法人事的派系鬥爭,宛如電視劇宮鬥的情節,活生生在原本應明辯是非、論人生死的法院上演,雖然法官也是凡人,但可別讓這種家務事壞了司法信譽。

楊絮雲是高院民事庭長與丈夫行政庭長周盈文都是當年高院院長石木欽的愛將,而最高法院院長鄭玉山雖是時任司法院副院長蘇永欽力薦,才獲馬英九總統特任院長,但鄭「藍綠通吃」,與司法院院長許宗力又是大學同學,顯然頗有實力。

當年楊絮雲獲調升最高法院任辦事法官,自然有其人脈,但她因案件量太多衍發的爭議,卻突顯最高法院分案問題;最高法院分案過程會採取案件屬環保、商事等類型,進行類別的分案再進行電腦亂數分配,但不免有重大案件過度集中的情況。

這幾年,最高法院不斷在改變制度,各界都有目共睹,如果楊絮雲事件可以徹底改善電腦系統分案,讓案件公平的均勻分配,將可提升法官審判品質。

但楊絮雲是否被霸凌仍在監察院調查中,誰對誰錯,日後定有公斷,更何況法官是司法正義的象徵,不是清劇宮鬥戲中哭鬧的「角兒」,情緒的發言與指控,非但不能解決問題,反而模糊焦點,讓人民更不信任司法,這起司法鬧劇吵了逾1年,是該有人畫下句點,定紛止爭了。

#法院 #法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