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選季到了,新的政黨出現了。據說,成立新政黨,可能的原因也是理由之一,是組織政黨可為選舉省錢!這事怪不怪?人們結社成立政黨,不只是倡導共同的理想,推動實現共同的政綱政策,竟也是為了節省金錢!這事若要怪罪,不能怪罪政黨廉價,不能怪罪組黨的政治人物,而更該怪罪總統選舉法制設下的金錢門檻。

現行法律規定,不能得到政黨提名而要競選總統的公民,必須繳納共計新台幣1600萬的兩種保證金,若是選舉得票不達門檻,其中1500萬不能退還。同時也要有1.5%以上合格選民的共同連署。保守估計,1.5%至少也有25萬人以上。依照中選會要求的標準格式,必須蒐集連署人的身分證影本作為附件,如以坊間工讀生人力成本一份新台幣100元計算,所需費用至少2500萬元。簡言之,不是政黨提名的候選人選總統,需要至少4000萬元以上的財力。

或許有人會說,沒有能力找到4000萬元新台幣資助的人,大概也選不上總統。這樣的判斷可能是社會實情;但是社會實情需要籌資競選,是一回事;法律增加無黨籍候選人超過4000萬元強制參選門檻的實際財務負擔,是另一回事。沒錢不准選,這對講究不分黨派階級,依普通原則(即選舉禁止加設財產限制)平等參政的憲法要求,是明顯直接的冒犯!

國內有條件參加總統選舉但未加入政黨的人物,應該為數不少,試問有幾人可以面不改色地拿出4000萬元來跨越此項法定的實質財產門檻?法律一方面要求沒有政黨支持的候選人拿出高額的保證金,不達得票門檻者不予退還;另一方面卻對超過得票門檻者按照票數給予補貼,有沒有輸家補貼贏家的味道?這不是鋤強扶弱、劫富濟貧,反倒像是鋤弱扶強、劫貧濟富了!

當年為什麼能夠通過這樣的立法呢?道理很簡單,贊成的大都是各大政黨的國會議員,這是成就大者恆大,防止弱小進入政治市場競爭的好辦法。這也是共和國之中,應該代表全民參政的國會議員,將自己或所屬政黨利益置於全民利益之前,可稱為「共和之弊」的又一例證。

在經濟的意義上,保證金與連署書規定交織而成的參選門檻,其實就是以總統為職志的無黨籍人士,進入此一法定自然獨占(總統只有1人)的職業競爭市場,高額的入場門票。

這事有人挑戰過。20多年前,因此法規定而不能選總統的施寄青女士,就曾主張此項法律違憲。當時已有個現成的例子,大法官早就說過:《選罷法》規定,政黨推薦的候選人,其保證金減半繳納;政黨撤回推薦者,應全額繳納,「無異使無政黨推薦之候選人,須繳納較高額之保證金,形成不合理之差別待遇,與憲法第七條之意旨有違,應不再適用。」(釋340)

然而,遇到總統選舉,大法官轉彎了。民國87年的憲法解釋(釋468)說,此項法律的差別待遇,目的是在「防止人民任意參與總統、副總統之候選,耗費社會資源」,合憲!

民主政治防止人民任意參選總統?不要懷疑自己的眼睛,20年前大法官確實這樣說的,「防止人民任意參與總統、副總統之候選」,是憲法可以接受正當的立法理由,因為這樣可以避免耗費社會資源。這也就是說,當時釋憲者宣稱:節省社會資源,是比政黨平等、階級平等、參政平等,更重要的政治價值!為了省錢,可以「防止人民任意競選總統」!

這項規定用白話來說,就是防止阿貓、阿狗選總統。問題是,現已進入網路科技發達的時代,憑什麼說誰是阿貓、阿狗呢?該用有沒有錢來決定嗎?不砸大錢選總統就是阿貓、阿狗嗎?不籌大錢選總統就是阿貓、阿狗嗎?

這樣的選舉制度加上憲法解釋,注定就有不只以政綱政策作為號召,而也是為了選舉省錢而成立的政黨出現。

如果連選得上市長的人,都還要用組織新政黨的方法來節省選舉經費,參選總統,這事還不夠清楚嗎?政黨是否廉價不是憲法問題,選總統太昂貴才是!如果請求大法官變更個解釋,不知道大法官會怎麼說。(作者為東吳大學法律研究所教授)

#總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