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貿易紛爭再掀波瀾,美國宣布將於9月1日對中國輸美的其餘3千億美元商品額外加徵10%的關稅,按照OECD等各方測算,若美國對中國全部5千億美元的輸美商品加徵25%的關稅,可能影響中國GDP成長率約0.5~1.0個百分點,若對剩餘3千億美元的商品加徵10%關稅,對GDP成長率的影響或在0.2~0.4個百分點。

然而,以目前市場估值所隱含的實質GDP成長預期約為6%,即使考慮新加徵關稅影響,市場已經處於合理水準。

有關美中貿易議題,筆者曾於5月份專欄回顧過去美日貿易戰爭作為美中貿易戰爭判斷依據,曾提及貿易逆差僅僅是各種抵制措施的起點以及藉口,從非主要目的,而且美國戰線不止於貿易條件,從過去對日本,到現在對於中國華為的動作都可以看到,美國對於壓抑具備威脅性強權的崛起是欲得而甘心,且時間可以長達數年之久。

但美中與美日貿易關係畢竟不同,美中貿易並非中國單方面依靠美國,而是較為對等的依存關係。觀察美中貿易協商發展至今,可發現雙方都祭出了貿易制裁與反制裁的實質性動作,但同一時間談判仍如期進行,美中貿易戰邊打邊談已成為常態,預期短期隨著美國總統選舉及中共建政70周年等重要時間點將有所起伏。

誠如過去美日貿易戰爭的演進,筆者不預期美中貿易戰爭將隨美國總統選舉結束而落幕,美國與中國的政治經濟關係已經發生實質上的改變,即便短期貿易戰爭有所和解,中長期看,美國仍將抓住機會箝制中國,而中國必記取教訓減少對美國依賴,而股市則將是危機與機會並存。

近期市場亦擔憂貿易戰爭擴大為貨幣戰爭,8月5日離岸人民幣、在岸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先後破7,8月6日美國財政部宣稱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中國人民銀行隨後發布聲明表示堅決反對,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大幅波動引發市場高度關注。

不過,考量年初以來美元保持強勢,主要非美貨幣被動貶值,然人民幣對美元調整幅度較小,當前人民幣兌美元匯率近期有小幅波動屬於正常,關鍵還是來自於中國經濟基本面,且考慮全球經濟形勢與全球貨幣寬鬆傾向,人民幣匯率並不具備趨勢性大幅貶值基礎。

另一方面,在外部形勢不明且美中貿易紛爭短期看不到和解可能下,中國內部政策已在積極對沖,8月7日證金公司下調轉融資利率80個基點,8月9日上交所和深交所宣布將兩市兩融標的從950檔擴大到1,600檔,同日中國證監會修訂券商風控計算標準,放寬權益類證券風險準備金計提比例,將有助提升券商槓桿。

過去類似政策為市場帶來積極影響,有利於增加市場增量資金,提升A股活躍度,在中美尚未正式簽訂階段性緩和協定之前,預計「外部環境催化政策再調整」的邏輯不會輕易變化,因此無需過憂中國政策趨緊。

往後看,雖然中國短期便形成貨幣和財政總量大幅擴張預期的機率並不高,政策仍將適度形成支撐,外部環境將持續催化政策再調整,中國經濟仍具韌性,而在「調結構」政策方向上尋找結構性機會將是重點。

後續我們重點關注財政支出對於消費和科技的支持,底部加碼等待成長類股估值修復。另外,對外開放政策的推進也值得關注,在布局方向上,仍以低估值且偏向內需的個股具備較大安全邊際。

#美國 #美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