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政府力捧的年輕英雄林致宇,日前寄「血衣」、冥紙和恐嚇信給香港駐台北經貿辦事處,儘管林致宇辯稱他寄這些東西只是善意提醒,有意把這件事導向言論自由的方向,但很明顯的,他的行為已逾越言論自由或《社會秩序維護法》的範疇,涉及《刑法》恐嚇罪。我們未來要觀察的是,檢察署、法院怎麼看待這樣的行為。

林致宇是台灣成千上萬年輕學子當中的一個。從他過去關心政治,敢於公開表達自己的思想,挺身參與「反課綱運動」,反對馬政府的課綱的紀錄,我們社會應給予肯定。但遺憾的是,民進黨沒有好好愛護、教導這個年輕人,導致他這個讀法律的學子,分不清恐嚇與言論自由的分際。

民進黨執政下的台灣,最令人憂心的,還不是這個黨用自己極端的意識形態「教壞台灣囝仔大小」,意圖讓台灣的下一代走他們的台獨至上路線。民進黨政府還透過她掌控的執法機構,想方設法的威嚇不接受他們路線的台灣人民。其中包括箝制人民的言論自由。

資深政治評論人王健壯最近在一篇文章中提到,警察機關或調查局近來主動依《社會秩序維護法》,偵辦了一些在臉書、Line或PTT上發表訊息的案件,有拿《社維法》為工具,侵害人民言論自由之虞。王健壯在文章中列舉8件被法辦的案件,並據以評論。說實在的,民進黨政府如果看了不高興,認為王健壯這是散布謠言,妨害社會安寧秩序,也可以交 代警察機關,依《社維法》把王健壯送交法院裁處。

我也一樣。如果我在這裡引述了王健壯提的這8個案件的內容,並據以評論,民進黨政府看了不爽,也可以指示警察機關,認定我是散布王健壯寫的謠言,依《社維法》把我送去法院裁處。

當然,這種莫須有的法辦,對王健壯、對我來說,我們心中自有定數,不會受到影響。但對一般老姓來說可不一樣。不論未來法院裁定如何,只要警察機關發出通知書,告訴一般人民他們違反了《社維法》,要他們去問話,去走法院,自然就會對一般人民的心理產生干擾或威嚇效果。

民進黨政府之所以拿《社維法》當工具來對付不利他們的言論,說穿了,就是《社維法》可用得很順手、方便。用刑事法律來查辦告訴乃論的案件,要有告訴人;公訴案件必須要有檢察官訴追。拿《社維法》來辦人什麼都不用,只須警察機關認定即可。

《社維法》的主管機關是警察單位,而警察機關的上級是內政部長、行政院長。從這個權力結構就可以了解,這也就是蔡英文、陳菊等高官不好意思出面告,或不能告的言論,就由警察機關主動以散布謠言的理由,拿《社維法》來嚇人的最根本原因。(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法院 #案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