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匠李四家裏有一副棺材。祖上傳下來的。傳了多少代不知道,據說從南宋時代開始的。那時祖上為皇帝做棺材,做好後沒來得及運走,南宋就沒有了,皇帝不知道死在哪裡了。所以這副棺材就一直留在木匠李四家,一留就留了近千年。期間,曾經有烏龍鎮高官顯貴想買這副棺材,但李四祖上後代都沒賣。不敢賣。沒法賣。當年做棺材的祖上留下一句話,說這棺材是為皇上做的,只能給皇上用,別人不能用,用了就害了別人。別人沒這個命。沒這個命的人裝進棺材只會殘害子孫。不懂那個朝代,出過一個魯莽的長官,硬要買走這副棺材,木匠李四祖上沒辦法,只好任他去弄,結果棺材還沒運出李家,魯莽長官已經得暴病死了。烏龍鎮人知道木匠李四家的祖訓不是說著玩的,這副棺材裏有咒,從此再沒人敢說買棺材的話了。

所以棺材就一直留了下來。放得年代久了,棺材木頭顏色都變了,黑不黑灰不灰,像上了一層漆,油光油光,暗暗發亮。這種暗亮,在其他木頭上別想看到。李四祖上說這種木頭會出油,慢慢出,出了上千年,棺材本身出的油讓棺材出亮了。

棺材非常重。曾經有幾次木匠李四祖上想搬家,但都放棄了,沒有人移動得了那副棺材,四五個壯漢一起用力都不行。上千年時間發生了許多事情,但無論火災逃難,棺材都原封不動完美無缺地躺在李四家屋簷下。木匠李四家只好認為這是天命,這副棺材命定該由木匠李四家來守。

可到了木匠李四這一代出了一個大問題。沒人了。家裏人走的走,死的死,就剩下木匠李四一個人了。而且就這一個李四,也已經年過六十,不懂能活到哪一天了。怎麼辦呢?每天晚上木匠李四幹完活回到家吃過飯就對著棺材發愁。有一天,木匠李四一個叫林六的朋友到木匠李四家來玩,看到抽著悶煙對著棺材發呆的木匠李四,就問他怎麼啦。林六七十多歲,是木匠李四換帖子兄弟,過去每天喜歡看古書,後來古書不能看了,就每天看字帖,什麼柳宗元顏真卿字帖一句一句倒背如流。木匠李四就把自己苦惱對林六說了。林六一聽就笑了,說這還用得著愁,不就是要找個接班人嗎?

有那麼好找嗎?要好找還愁什麼。木匠李四說。

也是,林六摸摸腦袋說,誰有命接這個班。

兩個人又聊了一會,也沒想出什麼好辦法,林六就回家去了。過了幾天,木匠李四剛剛吃完晚飯,林六就來了,一進門就大叫好消息好消息。

什麼好消息?木匠李四問。

你聽說恐魚事情了嗎?林六問。

恐魚?木匠李四搖了搖頭說,沒有。

林六就把漁民趙九從烏龍河裏撈到恐魚革命委員會決定送紅都事情等等說了一通。

這又關我什麼事?木匠李四不解地問,我又不是恐魚。

怎麼不關你的事?你還聽不懂嗎?你也可以把這東西送紅都呀。林六用手指了指棺材說。

送紅都?木匠李四愣住了。

你想想,你不是要找接班人守這東西嗎?但接班人怎麼想也想不出來。誰願意接這個班?誰也不想接,看來這條路是堵死的。但還有一種辦法,你可以找一個躺在這東西裏面的人呀。你想想對不對?只要找到了躺在裏面的人問題不就解決了嗎?

那當然不用說了。是這樣呀。可這個人必定要是皇帝呀。木匠李四不解了。

當然是皇帝。不是皇帝誰有這個命躺在裏面。林六說。

可是當今有皇帝嗎?當今皇帝是誰呀?木匠李四又不懂了。

你還不明白嗎?除了偉大領袖誰還有資格躺在裏面。林六說。

木匠李四一想也對。皇帝嘛,都住在紅都。都是全部人中最大的、最神聖的。的確,現在,當今,除了偉大領袖外還真找不出第二個皇帝來。

這問題不就解決了嗎?林六說。兩個人討論了半天,林六提議說先把這件事寫下來,用書面形式呈遞給革命委員會。

林六只會文言文,不會寫普通信,沒法,第二天只好陪木匠李四到烏龍鎮中心廣場找到代書人張三,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說了一番。張三聽完以後不肯寫,說這種東西他不會寫,因為是有關於人上人的事。木匠李四跟林六沒法,只好回去找了個六年級的小學生代筆,寫了一封呈遞書,書裏說棺材放在木匠李四家裏上千年了,原來是古代皇帝用的東西,是世界上最好的棺材,準備獻給當今世界上唯一配得上用的人用。

信裏本來沒有世界上最好的棺材這幾個字,是林六想起來添上去的。

不說這幾個字不行。這是世界上最好的,要不我們為什麼要把它獻給偉大領袖呢。林六說。

兩個人一起去革命委員會把呈遞書遞上去了。

革命委員會裏大多數也都是烏龍鎮出生的人,大家從小就聽說過木匠李四家裏棺材的事,第一個接到呈遞書的女革命人看後都笑了,其他人聽女革命人說也笑了,但到底革命委員會主任覺悟高,看完呈遞書後立馬說這是反革命言論。理由一偉大領袖萬壽無疆,他不需要棺材。理由二偉大領袖不是皇帝。偉大領袖就是偉大領袖,唯一的,從盤古開天地以來唯一的空前絕後的領袖。而皇帝是封資修,難道說偉大領袖也是封資修嗎?理由三棺材本身就是封資修,現在提倡火化,棺材這東西早該進棺材了。

三個理由都堂堂正正,其他革命人無法反駁,都笑不起來了。結果是,本來要把木匠李四抓起來判刑,但出於革命人道主義,革命委員會革命人就免了木匠李四死罪,改成遣送回鄉,棺材沒收。後改成遣送出烏龍鎮,棺材沒收。

木匠李四坐在家裏棺材邊等消息,以為這下總算給棺材找到一個好主了,沒想到過二天革命委員會來了一個人,通知木匠李四立即搬家,說要沒收棺材。

怎麼?沒收?不是要給偉大領袖住了嗎?難道說偉大領袖要到棺材前面來了嗎?木匠李四弄不清出了什麼事。

來人一聽就笑了,知道木匠李四什麼也不懂,頭腦裏就只有棺材,就連連搖頭說,不是不是,棺材要充公了。

偉大領袖不住了嗎?木匠李四問。

不住了。來人看木匠李四還是糊塗,就逗他說。

那誰住呢?

誰也不住。

可惜了可惜了。上千年的好棺材呀。這麼好的棺材全天底下只找得到這一副呀。

但沒有人理他。

林六聽到消息後趕到木匠李四家,又看到木匠李四坐在棺材前面發愁。

這棺材怎麼辦呢?木匠李四問林六說。

你還想棺材呢,快想想你自己吧。他們要你搬家。林六說。

搬家搬家,只是這棺材怎麼辦呢?

還能怎麼辦?反正充公也好,這樣你就不用找棺材接班人了。過你的日子就行。

可是沒找到躺在裏面的人對吧?還讓我看不見棺材,這日子怎麼過?木匠李四驚訝地問。

哎呀,你就當它送到紅都不就行了。棺材有它的命。比你的命強多了。它一定比你都活得長。林六說。

那那那……木匠李四說不出話了。

木匠李四就出生在烏龍鎮,沒有家鄉可回,也不想離開棺材太遠,就帶著行李住到烏龍鎮外荒山腳下的一座破廟裏。破廟裏面原來供著關公,後來關公像被砸了,剩下個關公臺。木匠李四就躺在關公臺上睡覺。

但木匠李四晚上老是睡不好,翻來覆去頭腦裏都是棺材的影子。也是,在棺材邊出生,在棺材邊長大,一時半時看不到棺材就老是想著念著了。真是犯傻呀,怎麼會想給棺材找人住呀。這不,連棺材都弄丟了。我們李家上千年了就守住這個棺材,到現在守不住了,我李四死後怎麼有臉見列祖列宗呀……(待續)

#四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