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秒鐘,我快筆:一集貓。

新書發表會,文學座談,習慣性隨手畫一隻貓送給讀者或文友……。

何以嗜筆一隻貓?大約是三十年前家居養貓的:念念不忘。

三十年後的惦記:依然在題簽時附筆:貓之漫畫……夜未眠的夜貓子。

相信,不相信?我曾在舊居有過一隻花貓,名之:棉花。兒女幼時一定為了它忽而失蹤而哀傷、沉痛吧?

臨死之前,貓一定知諳生命流程的必然吧?就以離家出走的方式作別,不勞煩主人為貓料理身後事。

多麼俐落、灑脫的真性情。

似曾相識的在日記書封底印上我和毛色相仿的與貓合影相片,彷彿昔時不告而別的棉花,

回來問候。

#棉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