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研人員在廣州的沙仔島上釋放「絕育雄蚊」。(新華社資料照片)
科研人員在廣州的沙仔島上釋放「絕育雄蚊」。(新華社資料照片)
「蚊子工廠」飼養的孑孓。(新華社資料照片)
「蚊子工廠」飼養的孑孓。(新華社資料照片)
白線斑蚊。(衛生署疾病管制局提供)
白線斑蚊。(衛生署疾病管制局提供)
科研人員檢查白線斑蚊的生長狀態。(新華社資料照片)
科研人員檢查白線斑蚊的生長狀態。(新華社資料照片)

鯊魚和蚊子哪個更可怕?答案是蚊子。根據數據顯示,鯊魚在近100年裡咬死了1035人,而蚊子一天就能害死1470人,一年有50多萬人受害。蚊子人人避之唯恐不及,在大陸廣州卻有一間工廠致力於生產蚊子,而且備受期待。

夏季是登革熱的高峰,大家忙著滅蚊,廣東省中山大學教授奚志勇與團隊卻不斷生產、釋放幾千萬隻蚊子。這間「蚊子工廠」研究「以蚊滅蚊」,目前已在廣州多個地區試點。

每周生產1000萬隻

奚志勇與團隊在廣州黃埔區建立了世界上最大的「蚊子工廠」,雄蚊生產量達到每周1000萬隻,他們研究出的雄蚊是攜帶沃爾巴克氏體的「絕育雄蚊」,普通雌蚊與其交配後產下的卵都會死亡,用此方法進而使區域內蚊蟲種群密度降低,登革熱等蚊媒病的傳播便得到控制。

奚志勇說,能培育出均是雄蚊的關鍵是「卡脖子」技術,工廠研發的機器利用「雄蛹比雌蛹小」的特點,通過控制篩選器的角度,用多段水流進行雌雄蛹分離,準確率非常高。而針對極少數被錯分到雄蛹中的雌蛹,奚志勇與團隊研發出世界首台專門用於雌蛹的輻射處理X光射線儀,其射線劑量足以使雌蛹絕育,又不會對雄蛹的生殖競爭力造成影響,每小時處理量高達60萬隻。

廣州是大陸登革熱傳播率最高的城市,2015年和2016年,奚志勇與團隊分別在廣州市南沙區沙仔島、番禺區大刀沙島上開展試點,經過2至3年的持續釋放,每年野生蚊種的數量平均減少83%到94%,且長達6周都偵測不到任何蚊子,當地蚊子種群基本上均被消除。

2017年團隊又開始每周在兩個島嶼上釋放大量亞洲虎蚊,每公頃面積超過16萬隻蚊子,最終研究顯示,團隊幾乎讓世界上最具侵入性的「亞洲虎蚊」絕種。

無化學藥品兼具環保

奚志勇說,「讓蚊子來對付蚊子」,以無害蚊群替代有害蚊群,這是團隊研究的核心思想。 透過機械和低劑量輻射手段進行兩次篩選雌雄蚊子,既能控制蚊媒種群,更兼具綠色環保,因不再需要耗費大量的殺蟲劑等化學藥品,屬於低成本、高效能的做法。

奚志勇與團隊的研究成果日前在英國科學期刊《自然》上被刊登。奚志勇認為,《自然》對「以蚊滅蚊」感興趣的原因是因為以往從來沒有過如此大規模的現場釋放實驗來證明蚊蟲是可以接近被滅絕的。

目前,團隊已與廣州市疾病預防和控制中心合作,在廣州市內增加了白雲區峽石村、橫滘村、又一居、增城區鳳凰城等試點,透過釋放沃爾巴克雄蚊,達到控制登革熱等蚊媒病傳播的目的。另外,團隊已與一家「無人機」公司合作,研究透過無人機釋放蚊子的技術,成果有望顯現。

奚志勇說,人們已經習慣使用化學物質來殺滅蟲子,而「以蚊滅蚊」本質上是一種物理性的殺蟲劑。未來,團隊希望研發出絕育蚊卵商品,讓民眾買回家中就能使用。

小靈通 亞洲虎蚊

亞洲虎蚊也稱作「白線斑蚊」,其特徵是有帶白色條紋的腿及黑白色的身軀。亞洲虎蚊與其他蚊科一樣,雌性的蚊子有一個長而細的管狀器官,用來收集血液。有別一般蚊子在水面上產卵,亞洲虎蚊的卵多產在花盆等積水容器的邊緣,每次可以產下100至200顆卵,即便沒有水,胚胎也能在24小時後成熟,碰到水只需20至30分鐘就會孵化成孑孓。一般蚊子飛程只有數十至數百公尺,亞洲虎蚊能飛行5至7公里,國際自然保護聯盟物種存續委員會的入侵物種專家小組(ISSG)將其列為世界百大外來入侵種。(林至柔)

#登革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