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政府準備推動修訂逃犯條例,激發大批香港民眾上街抗議,這是「反送中」遊行的源頭;到了12日香港立法會外再現抗議人潮,警方開始動用催淚瓦斯和橡膠子彈來予以驅離,於是一場「香港反送中示威爆發警民衝突」的局面開始展開。

示威不再和平

原本香港民眾的抗議行動,是定位在「和平示威」,只希望借助民意的壓力終止修訂逃犯條例。在6月12日要二讀「逃犯條例修訂草案」的立法會宣布取消議程之後,6月15日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又宣布「暫緩」對《逃犯條例》的修訂。但是香港抗議民眾顯然不願讓步,持續的大規模的示威遊行,遂演變成每個周末都有演出,而且更厲本加厲的做法,就是稍後移到香港機場靜坐抗議,以阻攔旅客登機,這當然已形成對公共場合秩序的挑戰。警察為了秩序的正常維持,勢必用強制驅散手段,於是另一場「警民衝突」更火爆的展開,當一名少女遭到警用的彈打爆眼球後,抗議民眾也開始以暴力反擊,先是針對便衣員警,接著便是囚禁及毆打媒體記者。

這樣的發展,當然不能再把它定位在「和平示威」的形容上,因為整個情勢已演變成「以暴易暴」或「以暴制暴」。所以香港中華總商會在8月14日就發表聲明,嚴正譴責部分激進示威者在前一晚包圍旅客、毆打記者、甚至襲擊警務人員,指此等違法暴力行為已遠超和平表達訴求的底線。

這種以非法的手段(譬如暴力)來換取合理的目的,本就是不可效法的做法。而且即使每個人有權表達不同的意見,但大前提也是不能剝奪其他人的權利與自由。即使西方國家政府聲援香港示威群眾,但相信他們也絕不會接受抗議演變成「以暴易暴」的結果;更何況,在香港機場的靜坐抗議,橫阻了許多旅客,更不應是一向主張「不可剝奪人類權利與自由」的西方國家所能接受。

那麼,反過來看看我們的政府,在面對香港機場充滿暴戾的一面,特別是港台班機多數因示威因素而被取消,導致許多來台或回台旅客的不便,除了一直持續對港府的作為表達不滿之外,有沒有思考到一些作為「法治政府」也需對暴力有譴責的一面?

不能縱容暴力

譬如說,陸委會曾在6月9日針對數十萬香港民眾反送中遊行,表達陸委會的由衷感佩;到了6月16日再針對逾百萬港人湧上街頭,陸委會的聲明還是致上最高敬意,並表示在追求民主自由的道路上,台灣永遠與港人併肩同行;即使針對香港持續示威遊行,衝突情況日趨激烈,在7月21日晚上甚至發生流血暴力事件,陸委會依然是譴責港警暴力,並呼籲港府及中共當局應嚴肅面對廣大民意。蔡英文很少涉及到對香港動盪的談話,除了6月13日在總統府說明香港的民主抗爭,不僅讓台灣人民更加珍惜現有的民主制度與生活方式,也讓台灣人民深刻感受到「一國兩制」是不可行的。再來也就是8月1日,她也只借用大陸暫停自由行旅客來台等時事議題,發表些解放軍是否會來鎮壓香港談話。

但是包括總統府與陸委會,迄今都沒有針對示威的港民,就包圍旅客、毆打記者、甚至襲擊警務人員等違法暴力行為,作任何譴責。這是「雙重標準」?還是有「縱容暴力」的傾向?(作者為澳門理工學院名譽教授)

#香港 #示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