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有這麼一次機會,與來自四面八方的年輕大陸學子一同旅行,真的是一件非常幸運的事。一起完成這趟旅途中,我們一起走過長程西段,這個幾百年、甚至耗時上千年建造的中國偉大防禦奇蹟,深刻烙印在我與陸生的心中。遙想,當時征戰的激烈畫面,在老師們的講解下,都在我們的體驗的過程一一浮現。

偉大防禦工程奇蹟

在榆林的第一夜,涼涼晚風中,和舊友新朋一同談天,甚是愉快,我在前往酒店的路途中迫不急待要與新認識的室友見面。這次的住宿安排很特別,讓台生與陸生一同住一塊,主要是方便我們與陸生多多交流。

我的室友達達是位已經畢業的師範大學學生,她是位國文老師,應對高中生特別有一套,我一走進房間,她用爽朗的語氣問我要不要喝酸奶,我心想,真好,第一天相處下來就遇到好室友。達達也跟我分享了在台灣交換的經歷,並且也說會再來的,我聽了很感動,聽的出來台灣這塊土地帶給她的經驗是美好的。

漠色中的江南風光

上午,在長城協會董耀會老師的講演中,我們理解到萬里長城興建的目的,主要分別為「生存」、「秩序」、「傳承」,「生存」所指的為大漠民族與中原民族的疆界分隔,戰與非戰之間取得中間點,生存也是人類最基本的需求,也是活著的意志的基礎,「秩序」則是產業型態游牧與農業的交界,且正是因為農耕、游牧具有高度的衝突性、互補性,長城的興建正是為了避免發生戰爭而修的,我想,這跟中國幾千年下來的儒、道思想有關,都是回歸人為主體,避免生靈塗炭。而「傳承」這個形式建立,也象徵民族的共同體形成。

紅石峽為一片陝西漠色的風景中的江南風光,沿著榆溪河扶搖直上的是兩側摩崖石刻,因為地勢的關係,我們小心走訪,抬頭仰望,高處有一枯樹傲然展立在那,彷彿它氣節的表現。眾多文人騷客在這留下他們遒勁的題字,我被「還我河山」、「力挽狂瀾」所大力震撼,這兩石刻鏗鏘有力,卻埋葬當時許多風霜與血淚。爾後,我們來至不遠處的鎮北台,鎮北台為明代時所建,用以防禦蒙古人,她居高臨下的位置,更增加了雄偉之氣,在這,我與達達、圓圓一同走覽,她們都很熱心幫我拍照,也讓這趟旅程留下了我許多值得紀念的相片。

古文化與長城的探奇

乘車的旅途中,我與達達除了補眠以外,也聊了不少話題,我向她推薦我在追的綜藝節目,她則是跟我分享了近期很火的電影《哪吒》,互相討論,會發現兩岸學子在文化上有許多共通的地方,我還發現,台灣小眾歌手的新專輯在微信上可以比發片前還早聽到,足見流通之速、之頻繁。

揭密舊石器時代下的文化遺跡,水洞溝遺址是最適合的,我們從解說員講解開始,慢慢理解水洞溝的被發掘、以及這裡曾經繁榮的互市大峽谷,也搭乘了驢車、駱駝拉車,近距離與這兩種可愛的動物靠近,對我來說很新鮮。

最後我們來至藏兵洞,走在裡頭涼意襲來,若是迷路,必定令人非常慌張,藏兵洞兩側或是分支藏有許多暗器,像是在地面下挖洞挖空,放著矛等銳利的武器,不熟悉路線的敵人一進洞內,會因此來不及走避而落入陷阱中。最令人感到害怕的為,兩側伸出來的長矛,雖然因為開放我們參觀已換成假手,但即使是假手(並非傷人武器)在那種空間下,令人不寒而慄。解說員也提到,這裡發現許多古文化多元的遺跡,與明代長城遺址一起在這,可想見,這裡的地點優勢,讓我得以在同一處地方,看見不同的風采。

我在沙坡頭天氣晴

見到沙漠,一直是我人生必做清單上的一列,最初,我對沙漠的想像來自三毛筆下,她那段與愛人荷西的流金歲月,令人神往,我想,沙漠之於美,美在她那不可猜測、不可掌握的行蹤,這種神祕也是致命的危險,但仍然阻止不了人們的接近。

一來到沙坡頭,沙坡頭分為兩個景區,黃河區、沙漠區,兩邊都讓我期待,黃河,是教科書上常見的名字,而如今在我眼前,感覺很特別。來到沙漠區,雖然因為為了拍照好看,沒有聽導遊的話租鞋套,柔軟的細沙流進鞋裡,軟軟的並沒有異物的感覺、也不刺痛,我們在沙漠中跑著、跳著、揮舞著大紅絲巾,滿足了拍美美照片的渴望,在一片黃褐色映照出大漠風情的景象。

其實來到沙坡頭,也是為了參訪技術先進的治沙工程,在沙坡頭中衛此處,因為治沙科學家、治沙研究院的努力下,成功成為阻止沙漠化南侵的一大工程,不禁令我讚嘆,沙退人進的治理奧妙。

在這,我也與達達坐上纜車,纜車道與滑沙軌道平行,纜車為雙腳懸空並沒有很堅固防護設施,而滑沙則是以身體重力的加速度帶動乘載的盤子向下俯衝,兩者皆同樣刺激,前者以高度取勝,後者為速度作為特色。參訪的末端,看著達達一行人分享溜索的快樂模樣,我心中也捲起陣陣欣喜的漣漪。(本文為長城【西段】文化之旅──第十一期兩岸大學生文化體驗營心得文章)

#工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