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總統上任基本工資過去已連三年調整,其中月薪漲幅18.95%、時薪高達31.67%,但對照近三年全台工資成長率僅6.99%,顯見政府再怎麼積極調漲基本工資,多數人荷包無感,不但加深企業負擔,卻無法帶動實質加薪,更無法解決低薪問題。

蔡政府殷殷期盼藉由調整基本工資、帶動企業整體加薪。但據勞動部勞工退休金新制提繳概況,去年5月平均提繳工資為3萬8,352元,若能比照今(2019)年實施基本工資調幅,平均薪資應調整至4萬270元,但今年5月平均提繳工資為3萬9,259元,調薪幅度僅2.36%,遠不如基本工資調幅5%。

企業調薪的依據,主要是看稅後盈餘,如果企業每年把盈餘都去填補新增的適法成本,或盈餘成長速度遠遠跟不上每年增加的適法成本,如何能讓薪資已超過基本工資的549萬名勞工覺得「加薪有感」?

解決低薪問題,金管會透過定期公布「上市上櫃公司揭露員工薪資統計」,從產業角度公布員工薪資行情,要求平均薪資遠低於產業平均的上市櫃企業必須敘明理由,利用企業彼此之間的比較,正向激勵、帶動加薪,這也成為勞工在尋找工作時的「明燈」。

反觀,勞動部年年調漲基本工資,並未明顯帶動全體薪資調整的情況下,只是讓更多勞工「反向貼近」基本工資,出現「變相減薪」的負面效應。因此,雖說基本工資調整的主要目的是要照顧「邊際勞工」,但恐怕還會因此造就更多的「邊際企業」出來。

最後,從基本工資審議委員會召開前夕各方對調幅喊價、到月薪與時薪是否要脫勾的論戰、勞資雙方對調整幅度的撮合等,或許勞動部必須思考,在擺脫低薪的政策工具上,應要有更細緻、有效的作為,才不會年年淪為「喊價」戲碼,造成勞資兩敗俱傷的「雙輸」局面。

#基本工資 #工資 #勞動部 #勞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