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時報》分析指出,川普領導下的美國力量及國際影響力消退,而華盛頓方面無力或不願出面平息亞洲緊張局勢如印、巴克什米爾爭議和日韓這兩個美國盟友的貿易爭端,清楚呈現這種消退。川普的政策更著重於減少美國的海外開支,而不是創建夥伴關係─已經加速了這種力量弱化,讓各國政府更敢於無視美方的懇求。

歐巴馬時代的副國務卿、卡內基國際和平研究院院長伯恩斯說:「沒有了穩定的美國外交向心力,亞洲的混亂開始向各種危險的方向跑。最終結果不僅是地區動盪風險加劇,而且美國影響力長期遭到弱化。」

中國大陸作為經濟大國,以及俄羅斯作為反西方勢力的出現,意味著川普政府以外的因素正削弱美國的影響力。曾在小布希政府擔任國家安全委員會亞洲事務高級主任的葛林說:「這種無力掌控局面的表現,說明在戰略或對任何亞洲的未來外交接觸,總統的實際投入嚴重不足。」

川普一直堅持置身事外的「美國優先」理念。批評人士表示,川普不斷透過自毀的行為削弱美國的立場,包括退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北韓問題專家簡·H·李 ( Jean H. Lee)說:「由於未能在該地區採取行動並承擔領導責任,川普讓這些有複雜歷史恩怨的國家重新陷入傳統的對抗。」

#川普 #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