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工資審議是勞動部每年8月固定上演的大戲,肩負勞工最低生活保障使命的基本工資,近年來被當成是解決低薪的利器,尤其適逢大選,基本工資能否調漲、漲幅多少,動見觀瞻。因為這種政府喊價、企業埋單的措施,不用花一毛錢預算便能獲得勞工支持,若再加上《最低工資法》的承諾實踐與否,剛好就是觀測蔡英文可否連任的指標。

過去大眾多認為基本工資只與邊際勞工有關,調漲也僅牽涉到失業率。一度為了降低亞洲金融風暴及網路科技泡沫對就業的衝擊,1997年至2006年間基本工資曾凍漲10年,當時受影響的勞工約莫3%左右,但此後基本工資不論是內涵或影響範圍均已不同於以往。

基本工資除了與產業外勞薪資掛勾外,也與勞健保、就業保險等社會保險投保薪資,無薪假勞工所得連動,甚至身心障礙進用不足單位所須繳納之就業基金差額補助費也有關。特別是2011年至2018年的連續調漲,並未使得失業率明顯攀升,自此基本工資被視為低薪解決對策,蔡英文總統更把從今年起國人起薪擺脫22K魔咒引為重要政績。

可知基本工資足以左右執政者的施政表現,所以往年每逢基本工資審議,勞資雙方總要相互叫陣的場面,今年已有所變化。勞動部早先就放出調高3%的風聲,企圖弭平蔡政府「一例一休」造成的民怨。所幸結果如官方預料,基本工資月薪由2萬3100元提高至2萬3800元,調幅3.03%;時薪則從150元增至158元。

基本工資審議委員會由勞資政學四方代表組成,依消費者物價指數、國內生產總值,及17項重要民生物資年增率等社經指標做出決議。但其實往往是行禮如儀,事前勞資各自喊出一個理想數字,彼此較勁後,最終由官方拍版定案。綜觀蔡政府任內基本工資漲幅大都在4~5%上下,今年會選擇將落點放在3%,研判是不想衝擊台商在美中貿易戰中決定返鄉之意願,以免得不償失。

顯然民進黨深諳選舉之道,就數量而言,勞工票遠比老闆票多,透過基本工資調漲,一次讓136萬的本勞及52萬名的打工族受惠,立馬可鞏固150萬選民的心。但為免企業外移,造成失業率攀升、稅收減少,蔡政府得小心翼翼的精算,畢竟基本工資提高3%,資方1年就要多增加180億元的成本。

但勝選只靠這招夠嗎?從蔡總統登台以來,運用基本工資抒解低薪問題後,領取基本工資的本勞自2017年的125萬,迄2019年已有136萬人,短短3年竟增加了11萬人,證明基本工資政策的副作用已經產生。勸請當局謹慎評估《最低工資法》外,全民也該深思改善低薪單用「基本工資」好嗎?(作者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研究員)

#基本工資 #工資 #勞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