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總統的「中共代理人」修法計畫遭到各方強烈反對,民進黨政府相關單位又莫衷一是,似乎不容易依據原先規畫,排入立法院下會期優先審議清單。這個動機可鄙、內容可疑的修法計畫,不如打消念頭,讓它壽終正寢。

所謂「中共代理人法」,輿論質疑猶如「召回《刑法》100條」,是「復辟思想犯」,藉此強化綠色恐怖統治,箝制泛藍陣營的思想、言論及政治主張,重回威權統治。另一方面,增修此法也有抑制兩岸交流,反制陸方對台統戰之效,意圖製造寒蟬效應限縮兩岸關係。

這些質疑信而有徵,蔡總統自己就說過,增修中共代理人法是要防範「為中國當局政治宣傳、發表共同聲明及參與會議之行為」,但這種立法欠缺法律必須的明確性概念。而且蔡英文所提的中共代理人,意涵與民進黨一些立委所提「境外代理人」截然不同。美國、澳洲等國家的類似立法,目的在規範「遊說代理人」,規定取得國外遊說活動代理契約後,須向政府登記,始能依法進行活動。蔡英文所提「為中共進行危害國安的政治宣傳、發表聲明,參加中共所舉辦的會議」即視為「中共代理人」,明顯並非接受,而是拒絕中方委託的「代理人」進行合法遊說活動,何況現行遊說法、選罷法、政治獻金法均明確禁止大陸代表人與資金進入,兩者顯然不是同一概念。

進一步言,所謂「危害國家安全之政治宣傳」難以明確釐清,又如何認定其為協助中方進行政治宣傳?至於「違反國安」之說更是空泛不明,如何能成為法律用語?因此,所謂「危害國安」之政治宣傳、共同聲明及參與會議,由於無法建立各方知所遵循認定標準,必將嚴重戕害兩岸政治交流及言論自由、媒體經營自由、學術自由,將後患無窮。

民進黨若修法納入「中共代理人條款」,將使行政權大為擴張,使得政府分權、分立與制衡的基本架構蕩然無存。所謂「國家安全」、「政治宣傳」等用語,皆屬不確定的法律概念,以民進黨的政治文化與作風,未來必將針對傾向統一的言論,而不及於傾向台灣獨立的言論。如果有人主張一中原則、一國兩制甚或統一,在民進黨當局看來就是為中共做「政治宣傳」,那些必將為台灣找來立即而危險禍患的台獨主張,卻有完全不受懲處的自由,豈非有違言論自由保障所有合憲思想的本義?憲法規範言論自由,就是為了保障當道不喜,或多數人厭惡的言論,言論自由的源起就是為了保障少數甚或異端,若因主張統一即被認定觸法,豈非回到思想犯的時代?

另一荒謬之處在草案授權行政機關,不必等到法院審判,即有權傳喚詢問人民,不服從者罰以鉅款,即使最終獲判無罪,但對人身自由及名譽的傷害已經造成。須知,思想、言論自由是人民基本權利,如果行政體系可以任意干預或壓制,中華民國還是民主自由國家嗎?法律如果編織天羅地網,讓人民在發表言論或進行兩岸交流時,處處有碰觸地雷之虞,法律豈不成為執政者迫害人民的陷阱?

民進黨當局應非不明此理,他們根本是刻意為之,短期目標是激化兩岸對立,煽動反中情緒,藉以凝聚基本群眾,同時將對手扣上「親中賣台」緊咒符。就長遠而言,則是要塑造有利於獨立而不利於統一的環境,讓台灣成為台獨政治主張與促其實踐的沃土。

當前台灣內部政治對立分明,撕裂嚴重,關鍵因素之一就是和統與拒統、台獨與拒獨之間爭訟激烈。但只要雙方有論述的自由空間,在開放的平台平等攻防、相激相盪,也不失為民主政治的良好實踐方式。彼此可以從對立主張中看到另類思考,不同主張的政黨也可依據民意向背而輪替執政,可以確保政府施政方向不致背離主流民意。

如果依照民進黨的圖謀,抑制非獨主張的宣揚與實踐,當然會造成不平衡發展。一旦未來泛藍方面取得行政權及立法權,若效法民進黨當局制定「台獨代理人」法,藉以防止台獨勢力對中華民國主權的侵蝕,並且避免引發中共當局藉故施展武統威脅,則這樣的針對性立法,不僅將使政黨競爭惡質化,也將使國家認同分裂化;反之亦然,民進黨當局能不能以同理心換位思考,做到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民進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