討賴河旁的萬里長城第一墩。(記者盧虹攝)
討賴河旁的萬里長城第一墩。(記者盧虹攝)

在看似荒涼、蕭索的明長城遺址中,我們細細品味董老師與我們講解的長城內容,這種夯土形式能有效防堵塞外的敵人入侵,另一位為《國家地理》雜誌的自由作家與我們分享他所見所聞的長城,長城自富有千萬姿態,而我們看到的明長城也是其一。

明長城想望

來至明長城的路上,筆直路上有如通天般,沒有盡頭,這是顛覆我對公路電影場景的浪漫幻想,開車師傅可要飽足精力、專心注意車況才能安全行駛,我與達達坐在第一排,看著窗外景色,竟有一絲絲絕望感。

用完餐後,我們來至張掖大佛寺,看到如此之巨大佛像坐落於此,能猜想到古時候此處繁榮繁盛,才建成如此大佛。大佛的面部表情祥和,不同角度觀賞也各有解讀,這裡綠樹繁蔭,搭上寺廟裡的大鐘,一鳴一響間,虔誠的信徒希望也跟著祝禱傳遞給佛祖。

嘉峪關與戈壁

我們日常梳洗過後在早晨出發,來到討賴河墩。也許因為接近祁連山的緣故,空氣帶著清新,微風撲面而來,頓時渾身清爽,也聽老師說:「這裡夏天也有可能下雪,就是祁連山的雪飄過來。」我一聽,不禁暗自想著,這時候來場雪也是不錯的體驗吧。生在南方的我,幾乎不曾接觸過雪,聽到夏雪非常新鮮。

討賴河墩的長城傍懸崖而建,仰靠自然地勢環境,形成天然險要,巍峨而雄偉,只見討賴河的水沖成大彎,在祁連雪山的相交輝映下,這是一幅壯美的長城風情畫作,令人感嘆前人智慧之結晶。

爾後,我們前往嘉峪關關城,一睽這個古來文人雅士、政商名流的繆思來源,「天下第一雄關」在左宗棠的題字下,甚至清朝大學士紀曉嵐筆下也詳盡描繪了嘉峪關之景,更凸顯嘉峪關在歷史長河中的重要性,我們看到城樓的實用與外觀兼具,古文物的修舊如舊體現,這裡因為地處優勢,成為最佳補給站。

在我們遊覽的同時,碰巧看見火車經過,我們在關城這一頭,火車在塞外那一頭,幾百年前這裡還是兵家必爭之地,如今這裡已是我們緬懷古人的地方。

當陽光與我們同行,來至長城遺址小缽和寺附近,用雙腳體驗戈壁,還經過一處鐵道,一望無際的礫漠被草類植物覆蓋成蔥蘢,腳邊的草扎得提醒你,這裡旺盛的生命力,而小缽和寺被發現的故事也被老師津津樂道,碳化的小麥藏著多少明代的軍事景況呢?這些蘊含豐富故事的場景,一一被我們揭密,極有成就感呢。

春風不度玉門關

玉門關在文人墨客、征戰軍人上的歷史地位不可沒滅,也可以感受到濃厚的中原民族思鄉之幽情,這裡是古時候重要的關隘口,也因為絲綢之路的興起,敦煌城市雖不大,卻有非常響亮的名號。

驅車前往玉門關,一路上漫漫,望眼過去也是彷彿相仿的景色,導遊跟我們說另一條路通往陽關,玉門關與陽關剛好位處兩個分界的十字路口。「春風不度玉門關」在尚未來到這裡時,無法感受到這種強烈情感,看過這裡景色,體會距離、分別之感情,這古人的詩句竟也有些共鳴。

塞上珍珠敦煌

旅程的尾聲,我們走訪莫高窟,這是令我非常驚豔的地方,在窟中探頭探腦的,想要把這些不能拍照的美麗花紋收進回憶裡,我不停跟達達講到「這裡好美」,不管是壁畫或是雕刻、雕塑,不一定完全栩栩如生,但各個存有神韻。

我們仔細聆聽氣質的解說姐姐講述,她也不厭其煩的回答我們許多問題,莫高窟為一種類似家廟型態的建造,前後歷經大約一千六百年,到清朝之後才沒有新的供養人修築。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速度最快的修築也只能是一年兩個窟,這讓我聯想到西斯廷禮拜堂的天花板畫,這兩者的精緻程度不相上下。

也令我注意到的是,可能是古時征戰死傷無數,這些繪畫藏有當時時代人對於死後世界的美好想望,因此我們可以在許多洞窟中看到西方極樂世界的存在。我想,莫高窟作為敦煌的代表,應該當之無愧。

依依不捨說別離

行程安排的非常充實,不僅僅是體驗長城,也看到許多當地代表的景點。我想,古時征戰之地,是今日我們的仰望,戰與非戰之間,無非是決策者與聽命者間的決策掙扎,而長城,正是兩者的產物,除此之外,長城,正因為地處塞外關內的分界,承載了許多人的思鄉之情,各種情況的匯集,為長城增添不少風貌與色彩。這趟旅程中,看到百變長城,深覺不虛此行。

然而,旅程總是匆匆,似乎還來不及道別,就已經要結束了。其實在眾多體驗景點中,都不及見到老朋友、還有認識新朋友的欣喜。點滴回憶暈開,渲染成一朵朵水墨花在夢裡盛放,體驗經驗無非是美好的,最美好的則是與你們相伴相遊。

「來台灣一定要找我玩啊!」我與達達說好,來台灣,要找我喔!

我們真正的旅程未完待續。(本文為長城【西段】文化之旅──第十一期兩岸大學生文化體驗營心得文章)

#老師 #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