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務人員是否享有針砭時政、評論政治的「言論自由」?這確有討論空間,劉仕傑嘗試挑戰這底線,不論最後會否被懲處,民進黨政府都欠郭冠英一個道歉。

泛綠陣營有個很嚴重的道德缺陷。「是非」為何?有兩套標準,全由他們定義。例如,藍營人士親屬在大陸就業、就學,就被綠營指責有賣台嫌疑,但綠營家屬在大陸就學就業者,就沒有忠誠度的問題。

又如,郭冠英當年以「范蘭欽」為筆名,在報章雜誌發表文章,令綠營不爽,後被起底是新聞局駐外官員,綠營強烈要求馬政府要「處理」,新聞局考績委員會以言行不當、蓄意欺瞞為由,予以兩大過免職處分;公懲會再依違反《公務員服務法》第1條、第5條規定將郭冠英撤職,停止任用3年。

劉仕傑以本名接受媒體訪問,並頻繁在臉書粉絲專頁上評論時事,即使再三聲稱僅代表個人發言,但只要一冠上「青年外交官」頭銜,很難與外交部切割。

郭冠英與劉仕傑的統獨政治立場南轅北轍,但兩人透過媒體公開評論時事,本質上沒有兩樣。比起郭冠英以筆名投書,劉仕傑用本名發表個人觀點,更是直接挑戰公務體系的容忍度。

當年綠營將郭冠英往死裡打,只因為他所發表的是綠營看不順眼的言論,而郭冠英最後受到懲處,照綠營標準,是咎由自取。

劉仕傑在去年投身選舉後回到外交部,持續批判政治時事,尤其力挺蔡英文總統,並以「台派」自居,卻不見任何人出面「提點」,難道綠營要辯解沒注意到這號人物嗎?

民進黨在野,抓到老藍男的毛病就像撿到槍,火力全開批國民黨;民進黨掌權,放任小綠人上網擔任側翼,掩蓋執政無能的事實。這就是標準的只問藍綠、不分黑白,只有立場、不看是非。

#民進黨 #外交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