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大學學者威廉‧加姆森以選舉為研究主題發展出的「結盟理論」指出:「結盟通常是一種暫時性的聯繫結合,結盟達標後,盟員間的差異就會變得明顯而分裂」。

柯P首次競選台北市長若非民進黨禮讓不推候選人,極可能回去幹老本行;何況當時柯是政壇孤鳥,對綠營尚不構成威脅。可是去年踢掉藍綠蟬聯市長,就已非吳下阿蒙的政治素人,而是2.0版的政客。若再結盟也是屈居蔡英文之下,於是開始抨擊民進黨,指責「辣台妹的兩岸政策是飲鳩止渴」。這就是政客,用完棄之,過河拆橋。

蔡英文卻認為柯無黨無派,如何能鬥得過掌握執政權和強大黨機器的民進黨?但是卻未料到半路殺出一位富商郭台銘以及退出國民黨初選的王金平,會和成立台灣民眾黨的柯P結盟衝刺2020大位,讓藍綠同時跌破眼鏡。

獨立候選人能選上首都市長已是意外,但選總統一定要有政黨奧援。《文明衝突與世界秩序的重建》作者杭廷頓說:「一個沒有政黨的政權,既缺乏推動社會變遷和吸收變遷產生衝擊的方法,其實現政治、經濟和社會現代化的能力也相當有限」,因此我很早就斷定柯P必組黨參選,否則「民主政治即政黨政治」的政治學理論將改寫,教我「各國政府」的老師盧修一死都不瞑目。

法國總統馬克宏和競選連任的恩師總統決裂,退黨後也立即成立政黨才敢選總統,歐美日等先進民主國家都沒有出現獨立總統候選人。何況台灣有政黨才有不分區立委席次,才能取得政黨補助款。以柯P的高IQ,連署參選只是晃子,究竟是自創政黨或借親民黨之殼參選早已盤算在心。

最終他採取「既創黨又偷殼」手法,偷蔣渭水的「台灣民眾黨」之名堂皇上市。既使蔣渭水孫姪女罵柯P「不要再吃她阿祖豆腐,蔣渭水才不屑你這種貨色」,他也不在乎!柯P成立民眾黨旨在國會席次和一圓總統夢,他不斷拉攏郭台銘和王金平,因為若有郭的龐大資金支持和王金平南部的票源和陸軍,才有最大勝算。這種作法和NBA籃球賽的「球星抱團」奪冠如出一轍。

以王金平的低民調和高齡,即使強調競選到底,也無法當民眾黨總統候選人;柯P更不願當老二;而郭台銘的霸氣與雄厚財力,又豈肯退居副手?他只有翻桌不認帳,吞下「全力支持黨初選勝出的候選人」的諾言,寧願成為國民黨公敵,代表第三勢力參選2020。因此柯P一再放話郭董是最理想的總統候選人,是為自己預留退路。

但是獅虎同籠能相安無事嗎?民眾黨計算的是先將郭或柯送進總統府再說,總統集黨政軍大權,猶如金庸小說名句「倚天既出,誰與爭鋒」,藍綠誰敢不從?郭柯的意識形態與選民結構雖然存在差異,但結盟才有機會勝選;目前由誰出頭只是演戲給外人看,以後的事以後再喬。加姆森指出「結盟達標後,彼此為爭取更大利益,盟員間的差異就會顯現而分裂。」,這現象在各懷鬼胎的郭柯王之間終將出現。

「結盟理論」本來是柯P邁向總統之路的白手套,無奈橫空出世的紅頂商人吹皺一池春水,真是世事難料,人算不如天算。

(作者為海基會前處長)

#郭台銘 #總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