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藍花就是大家在宮廷劇裡常看到的紅花,雖然在戲裡往往是用來害人墮胎的邪惡道具,但它不但是婦女活血調經的常用藥材,也廣泛應用在繪畫顏料、服裝染色、化妝飾容等。

單論保養品功效,大家可能覺得唐朝和喜愛美白的現代差不多嘛!難怪《武媚娘傳奇》裡女角都把臉蛋塗抹得很白,看起來甚至有點像日本藝妓了,這也一定是唐風的影響。

脂粉紅豔厚重

事實上,唐代雖以膚白為美,化妝時卻極力把臉頰兩側塗得像紅通通的桃子,例如《開元天寶遺事》中描述楊貴妃:「初承恩召,與父母相別,泣涕登車。時天寒,淚結為紅冰。」又或「貴妃每至夏月,常衣輕綃,使侍兒交扇鼓風,猶不解其熱。每有汗出,紅膩而多香,或拭之於巾帕之上,其色如桃紅也。」書中記載楊貴妃與父母離別時痛哭不已,因為當時天寒,融混著臉上脂粉的淚水甚至凝結成了紅色的冰。此外,貴妃十分怕熱,她的汗水因為沾染了臉上和身上的胭脂,乃至於將手帕給染成了桃紅色。就連楊貴妃這等超級美女都習慣把胭脂塗得如此濃豔厚重,一般人更不用說了。

當時女人不僅胭脂抹得多,粉也打得極厚,王建《宮詞》:「舞來汗溼羅衣徹,樓上人扶下玉梯。歸到院中重洗面,金盆水裡潑紅泥。」描寫的是舞姬表演完後洗臉卸妝,結果洗臉盆裡的水像是翻湧著,紅色泥漿一般(有的版本作「金花盆裡潑銀泥」)。不管這位舞姬妝容究竟偏紅還是偏白,都可以由此推測其臉上脂粉之厚。

不久前應邀討論《羋月傳》(羋,音米)的服裝,然而我在此之前沒看過這部戲,只得上網搜尋相關劇照,看著看著卻莫名有種眼熟的感覺:「唔,此女身穿萌黃的單、紅梅香的三衣,看似是白裡紅梅的雪之下,紅梅裡濃紅梅的今樣色無紋唐衣,看來是個平安中期身分尋常的侍女,下身穿著黃色的裙子,顯然家境不甚寬裕……什麼,你說那是秦惠文后?不會吧?!」看著畫面頗具平安風情的秦國後宮,我只能體貼地猜測那是服裝造型師心目中最兼具華麗與豪奢的「東方宮廷風」,這樣設計也可以理解……吧?

上述有如咒語般的「萌黃」、「紅梅香」都是日本的色名,「萌黃」指的是草木發芽時略帶黃色調的嫩綠色,「紅梅」是紅梅花瓣般的粉紅色,「香」則是指漸層色搭配。另外不同的色彩互為表裡時,又有各種不同的名稱。精緻的配色反映了日本人細膩的季節感與色彩感,但卻不會出現在先秦的宮廷──好幾種染料當時還沒傳進中國呢!

朱砂紅貴族專用色

以紅色來說,先秦時最上等的紅是「朱色」,不單純指「朱砂般的顏色」,同時也是「用朱砂染成的顏色。」之前有朋友看了篇「先秦流行『君子佩玉』的主要功能是用來壓住衣裙,避免風吹走光」的文章,問我是否贊同。姑且不論當時的禮服上衣下裳很難走光,裳外繫著的芾(音福),衣服上的蔽膝(或鞸)音畢,柔皮製的蔽膝是皮革製品不易吹開,光說「我朱孔陽,為公子裳」的朱裳,恐怕是飄不起來的。為什麼呢?這是因為朱砂乃是礦物,無法像植物染料的色素一樣直接附著在布料上,因此染朱紅時得先將朱砂打成細膩的粉狀,再與澱粉調和成糊劑,以此沾黏於布料纖維中。要用與布料等重的朱砂才能染出紅色,若要染成鮮明的朱色則需要三倍的朱砂,當時朱紅色十分「貴重」,貴族方能穿著。

雖然當時也用茜草根來染紅,不過茜草裡帶有黃色素,染出來的顏色呈現橘紅或橘黃。我曾嘗試過染茜,本以為可以染出現代濃豔的「茜紅色」,但第一次的成果有如摻水的橘子汁,加染到第三次才達到略暗偏橘的紅色。《爾雅釋器》云:「一染謂之縓(音全,赤黃色),再染謂之赬(音撐,淺赤色),三染謂之纁(音熏,淺絳色)。「回想起自己染茜色的狀況,當真心有戚戚焉。假使繼續以茜草深染,並改以涅(皂礬或青礬,即硫酸亞鐵)當媒染劑,可以再染出緅(音鄒,青赤色)、玄、緇等黑中帶紅的色調。《周禮》中記載君王玄衣纁裳,在先秦時這幾種顏色都是高貴的色彩──光看染色的繁瑣度和所需的工錢與染料費,平常人就穿不起啦!

染料的主力,直到漢代時紅藍花傳入中國,才取代了它們的地位。

紅藍花就是大家在宮廷劇裡常看到的紅花,雖然在戲裡往往是用來害人墮胎的邪惡道具,但它不但是婦女活血調經的常用藥材,也廣泛應用在繪畫顏料、服裝染色、化妝飾容等。紅花可以染出嬌媚的銀紅、粉紅、桃紅、蓮紅等色(日本紅梅色就是用紅花染出來的),但是要重複上染多次才能染出濃豔的「真紅」、「猩紅」,而且紅花色素和沉麝等香料放在一起久了會褪色,也不大耐日晒,因此紅花染出來的料子依然價格高昂。

另一種紅色染料是原產於東南亞與南亞一帶的蘇木,也叫蘇枋或蘇芳。嵇含《南方草木狀》中記載了南人以蘇枋染絳,可能在魏晉南北朝時已有少量傳入中國,唐代時從海外大量進口蘇木,在敦煌都能買得到。

雖然蘇木的色調偏向木紅色,不及紅花嬌美,但是因為染料裡的色素豐沛,所需用量比紅花和茜草少得多,也更易於染出深色。附帶一提,這幾味植物性紅色染料全都有活血化瘀的功能(意即都不適合孕婦內服),在治療相關疾病但缺乏藥材時,拿「緋布」煮一煮,也可以當作替代品。

此外,蘇木以明礬媒染時呈現美麗的絳紅色,改以青礬媒染時則變成紫色,後來也成為染紫的常用染料。

說到紫色,大家可能都記得「齊桓公好服紫」的典故。眾人追捧紫衣時「五素不得一紫」,一方面是需求大而價格飆漲,再一方面當時染紫是將紫草根搓洗出色素,再重複深染而成。(待續)

#染料